年内沪深两市53家拟上市企业终止IPO 近九成企业主动撤回申请

今年以来不到4个月,IPO撤回数起,主动终止现象也多发。如4月13日,派格生物审核状态更新为“终止”,因该公司及保荐人主动撤回IPO申请,上交所决定终止该公司科创板IPO审核。

《证券日报》记者据证监会及交易所官网梳理,截至4月14日,今年沪深两市已有53家拟上市企业IPO项目终止审核,其中,36家企业拟登陆创业板,9家拟登陆科创板,8家拟登陆主板。

47家企业主动撤回申请

从IPO项目终止情况来看,主动撤回申请为主要原因。

数据显示,53家IPO终止企业中,因主动撤回申请而终止IPO的达47家,占比89%。其余6家IPO项目则因“审核不通过”被终止审核。

从主动撤回情况来看,大多数是拟上市企业被监管部分进行了多轮问询后作出的选择。

“拟上市企业主动撤回IPO,有较大可能是在审核中被监管机构发现了疑点,或在新规下经不起更高标准的检查,也可能存在底稿工作不到位,主动选择撤回申请。”国际新经济研究院执行董事付饶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在业内专家看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导致了部分企业主动终止IPO。

“部分企业受疫情影响,发行人及其中介机构无法在规定时限内补交有效文件,如完成审核问询回复、更新财务资料等工作。也有部分企业受疫情影响,企业经营出现变化,业绩下滑严重导致不符合上市标准。”联储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刘亮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受国内外疫情、原材料涨价、航运费用上涨等因素影响,部分拟上市企业生产经营遭遇困难,其企业的财务数据难以符合上市标准。”华西证券投行业务总监葛泽西对本报记者分析称,从准备IPO申请到审核阶段,通常需要一年以上时间,这种滞后性在此前经济平稳增长的态势下影响不大,但在上述经济因素影响下,部分企业财务状况波动较大,可能不再符合上市条件,因此主动撤回IPO申请。

另外,记者梳理“审核不通过”原因来看,主要是不符合板块定位、股份权属不清晰、持续盈利能力存疑、内部控制制度执行不到位等。

具体来看,如发行人未能充分说明其“三创四新”特征,以及是否符合成长型创新创业企业的创业板定位要求;发行人未能充分说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发行人股份的权属清晰情况;发行人产业链收入大幅下滑,对发行人持续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等。

3月份终止企业数量超前两个月总和

从时间分布来看,3月份IPO终止企业数量达到峰值,远超前两个月。数据显示,3月份终止企业数量为27家,多于1月份(15家)和2月份(8家)。其中,3月份17家终止企业拟登陆创业板,占比最大。

“3月份终止审核的企业数量明显增多,可能是因为排队企业年报集中披露,受多重因素影响,发行人业绩难以达到预期,因此申请主动撤回。”刘亮表示,注册制以来,IPO审核处于正常的审核状态,审核周期缩短且可以预期,并未出现审核趋严的态势。

3月份终止企业数量的大幅增加,也引来市场对于注册制下个别企业“带病闯关”的担忧。

“注册制审核与传统板块的核准制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减少了核准制下对持续盈利能力的实质判断。在注册制下,监管层只需要审核发行人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而企业是否具有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具有投资价值的问题交给市场来判断。”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国俊表示。

“在目前的监管下,‘带病闯关’的现象应该极少。”刘亮表示,监管部门多次强调,项目“申报即担责”,中介机构要归位尽责,杜绝出现“带病闯关”现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