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普生物IPO隐痛:业绩严重依赖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 坏账风险高企

上海奥普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普生物)科创板IPO进展有些缓慢,该公司于去年10月份完成第一轮询问,直到今年2月19日,该公司才接受第二轮询问,此后再无进展。

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奥普生物是国内体外诊断产品的供应商,专注于POCT检测仪器、POCT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一家研发驱动型高新技术企业。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注意到,近年来,奥普生物的业绩对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依赖较大。目前,该公司的盈利能力不强,应收账款坏账持续走高,业绩走势不乐观,该公司正寻求业务转型。

业绩严重依赖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

2017年至2019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内),奥普生物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986.36万元、3388万元和4221.2万元。2018年较2017年增长70.56%,2019年较2018年增长24.59%,净利润增速高于营收增速。

该公司以上盈利数据包括了享受的政策红利,且幅度不小。报告期内,奥普生物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按照15%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税率,另有《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软件产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对销售自行开发生产的软件产品的增值税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进行即征即退。

以上两项合计,奥普生物共获得税收优惠778.43万元、1071.25万元和1068.67,规模不容小觑。

资料来源:奥普生物招股说明书

此外,奥普生物还通过智慧即时检测(iPOCT)医学平台临床示范应用研究等项目获得政府补助金额389.77万元、458.76万元和240.97万元。

从以上金额可以看出该公司对政府补助的依赖。报告期内,以上优惠合计分别为1168.2万元、1530.01万元和1309.64万元,占到净利润的58.81%、45.16%和31.03%,尽管占比趋势在下降,但仍超过30%。

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奥普生物的净利润缩减至93.53万元。其中,政府补助金额就贡献了85.45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为91.36%,如果算上税收优惠,占比数据已超过200%。也就说,如果没有税收优惠和政府补助做补给,2020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是亏损的。

对此,奥普生物在招股书中承认,“如果未来国家主管税务机关对所得税的税收优惠政策作出调整,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利润水平产生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政府补助的金额占发行人利润总额的比例较高,若政府对相关产业和技术研发方向扶持政策发生变化,政府补助的可持续性将会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发行人业绩水平。”

转型能否成功

有业内人士质疑,奥普生物选择赴科创板上市或出于互联网+IVD转型考虑。早在几年前,该公司就已表露转型意向。据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奥普生物就已提出iPOCT理念,并认为POCT与互联网、大数据相结合后,可实时记录与监控检测结果。

该公司的董事长徐建青表示,“通过云端,医生可以实时了解病人病情并及时给予反馈,必要时做出治疗方法调整。随着新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整个医疗产业已经进入大检验、大健康时代,数据互联、结果互认是发展的必然。”

奥普生物于2017年年底推出了相关产品如金标、比浊、荧光平台等,有意涉足IVD创客投资、服务企业等,并将企业愿景已改成了:成为大检验行业最具互联网精神的创客乐园。

天眼查显示,徐建青于2008年成立了上海奥普园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且持股70%,另30%的股份则为翟靖波持有。据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两人为夫妻关系。双方还共同持有上海衍禧堂医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份。

尽管目标远大,但奥普生物主业的科创实力却存疑虑。来自行业网站体外诊断网的信息显示,该公司起步于代销。其先后与国际Nycomed公司、Trinity公司和Ani公司建立合作,是法国国际微生物公司IM的中国总代理、亚洲供货中心,并与挪威Axis-Shieid公司、法国Ivagen公司、芬兰Oy Reagena公司保持业务联系。

奥普生物官网展示的产品显示,共有22款体外检测试剂并仪器,对比行业企业万孚生物82个注册产品(截至2018年)、明德生物30余项注册产品(截至2018年)稍显不足。另外,有媒体随机查询产品后发现,另有多家企业生产、销售同类型产品。

目前,国内POCT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仍然是强生、罗氏、雅培等大型跨国体外诊断公司,这些巨头凭借其在研发、品牌、销售网络及质量等方面的综合优势,几乎垄断了中国高端市场,国内POCT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

业内人士认为,这也或是徐建青夫妇有意从POCT向更多维度发展的原因所在。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则写道:经过多年持续投入发展,奥普生物已经成长为一个集创新研发、规模生产、质量控制和市场营销为一体的现代化高科技企业……公司赢得了多家知名医院及经销商的认可,并与全国数十家医院、高校开展了系列产学研医用合作项目。

应收账款和计提坏账准备高企

随着业务规模和营业收入快速增长,奥普生物的应收账款亦相应提高。2017年年末、2018年年末、2019年年末和2020年3月末,该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546.57万元、1538.69万元、2770.71万元和2560.59万元。

由于应收账款占用了公司较多的流动资金,尤其2020年一季度,奥普生物在营收只有2994.12万元的情况下,却产生了2560.59万元应收账款,导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流出718.57万元。

同时,因客户经营状况发生重大困难,偿债能力受到影响,奥普生物的应收账款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为此计提了55.66万元、113.34万元、469.84万元和460.19万元坏账准备。

值得注意是,2020年上半年,奥普生物的业绩受疫情影响较大。终端客户中妇幼医院及医疗机构儿科较多,疫情不仅导致儿童家庭就诊意愿下降,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以佩戴口罩作为防范新冠病毒的重要手段直接降低了其他传染性疾病的感染风险,进而减少了就诊需求和检测需求。

以上情况导致的营业收入在2020年上半年较上年同期减少4044.41万元,下降幅度为43.60%;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2064.39万元,下降幅度为111.76%,全年业绩预计将下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