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账款高企,盘古智能业绩高增或是“纸面富贵”

  近期,青岛盘古智能制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盘古智能”)更新了招股书(上会稿)。其拟募集资金7.5亿元,保荐机构为国金证券。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作为国内风机集中润滑系统龙头企业,2018年以来,盘古智能搭乘风电抢装潮的快车,实现业绩暴涨。不过,随着抢装潮的退潮,盘古智能能否维持业绩高增尚未可知。

  更为重要的是,盘古智能应收账款高企。也就是说,盘古智能把产品销售出去了,但是还没有收到钱。业绩高速增长的背后,也许只是“纸面富贵”。

  应收账款高企

  业绩高增或是“纸面富贵”

  盘古智能是一家主要从事集中润滑系统及其核心部件研发、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产品广泛应用于风力发电、工程机械、轨道交通等领域。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盘古智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638.39万元、1.90亿元、3.48亿元和1.71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40.75万元、6574.70万元、1.58亿元和6986.52万元。

  可以看出,2018年至2020年,盘古智能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90.05%,扣非归母净利润在2019年和2020年的同比增速更是达到300.71%、140.81%,业绩增长较为迅速。对此,盘古智能解释称,主要得益于国内风电装机容量的快速增长,尤其是近两年的抢装潮。

  国家发改委2019年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对于陆上风电项目,2018年底之前核准且2020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2019年至2020年核准且2021年底前仍未完成并网的,以及2021年后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国家均不再补贴。因此,2020年陆上风电项目(国内以陆上风电为主)取消补贴进入倒计时,风电行业过去2年迎来抢装潮。

  不过,盘古智能看似业绩非常不错,但是真正入账的现金却不多。报告期内,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02.36万元、2287.79万元、321.60万元和-165.09万元。

  取而代之的,是盘古智能居高不下的应收账款。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9218.56万元、1.30亿元、2.38亿元和2.67亿元,占收入比例分别为95.64%、68.65%、68.41%和156.15%。尤其是2021年上半年末,盘古智能的应收账款余额已经超过了营业收入。

  对于应收账款高企,盘古智能如此解释:受到风电行业快速发展、以大型风机制造厂商为主的客户结构以及质保金等影响,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及占比较高。

  更为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应收账款都能收回来,2021年上半年末,盘古智能计提了2247.53万元的坏账准备。其也提示风险称,如果主要客户出现流动性恶化,重大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将对公司流动性和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

  抢装潮后业绩承压

  募资扩产合理性被问询

  前两年的抢装潮虽然给风电行业带来了高速的发展,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风电行业的未来。

  “抢装潮”后我国风电新增装机容量的规模和增速将有所下降,预计无法达到2020年的规模和增速。综合国家能源局、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全球风能理事会等官方机构与行业协会的预测,2021年国内风电装机规模有望达40GW,以此计算,2021年国内装机容量相较2020年预计下滑23.08%。

  2022年1月开始,国内风电正式结束政策补贴期、进入常态市场化。根据预测,2022年国内风电装机容量预计为39.02GW,基本与2021年持平。

  随着风电行业整体进入调整期,9成营收来自风电领域的盘古智能,业绩下滑几乎已成定局。

  2021年1-9月,盘古智能实现营业收入2.47亿元,同比下降1.35%;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9870.63亿元,同比下降17.83%。此外,受润滑系统的销售价格下降和钢材、化工品等大宗商品出现较大涨幅的双重影响,2021年1-9月,盘古智能综合毛利率为60.19%,较2020年同期下降8.13个百分点,较2020年全年下降7.85个百分点。

  盘古智能招股书称,2021年预计实现营业收入3.15亿元,同比下降9.62%;预计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13亿元,同比下降28.59%。

  在业绩承压的背景下,盘古智能仍打算将募集资金中的4亿元用于投资盘古润滑·液压系统青岛智造中心二期扩产项目。项目达产后,可实现年产润滑系统2.85万套,较目前的年产3.5万套集中润滑系统产能提升近81%。

  盘古智能此举也引来监管质疑,深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要求其说明消化所有的募投项目产量对市场份额的影响,说明募投项目产能消化的合理性和可行性。

  对此,盘古智能解释称,本次募投新增产能存在建设期和达产期,并非短期1-3年消化完成。根据测算,五年后(即2025年)盘古智能国内细分市场份额将由2020年的54.80%提高至60%、海外市场份额由2020年的5%提高至20%,基本可以消化本次IPO新增释放产能。

  股权交易疑点重重

  员工持股平台混进“外人”

  截至招股书(上会稿)签署日,邵安仓、李玉兰夫妇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盘古智能67.15%的股权,为公司实控人。

  2018年6月,邵安仓、李玉兰将其所持盘古智能(当时为盘古有限)的20%股权以1元/股的价格分别转让给李昌健、齐宝春、邵胜利、成谦骞4名自然人。

  其中,李昌健、齐宝春为盘古智能的核心技术人员,邵胜利为邵安仓的弟弟,现任盘古智能的后勤主管,而成谦骞为外部自然人,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位。

  根据盘古智能的回应,成谦骞是公司实控人邵安仓的大学校友,两人同窗多年,私人感情较好。2018年5月邵安仓向成谦骞转让2.00%股权,主要是邵安仓个人清偿对成谦骞的42万元债务,与公司业务无直接关系。

  此外,2020年7月,邵胜利将其持有的盘古智能员工持股平台青岛开天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的出资份额转让给了邵安仓的姐姐邵安美。而根据招股书,邵安美未在盘古智能中担任职位。

  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混进一个“外人”,这也需要盘古智能做出合理解释。红星资本局也将持续关注盘古智能的IPO进展情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