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上市公司IPO扎堆撤材料 风向变了吗?

越来越多的拟上市企业在IPO大门前止步,A股市场的IPO风向变了吗?

3月3日,德盛利、五一管业两家公司因撤回创业板发行上市申请文件而终止IPO。

此前一日,朝微电子、尚沃医疗、开创环保3家公司因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材料而终止IPO审核;慧翰股份过会半年并提交注册半年后,终止注册;星邦智能、中消云2家公司因撤回创业板上市申请材料而终止审核。这意味着,一天之内终止IPO企业达到了6家。

开创环保董秘办一位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公司领导告知撤回IPO材料是因为该公司战略调整。而慧翰股份董秘办人士则表示,并不清楚为何公司会撤回材料。

市场普遍认为,本轮拟上市企业大规模撤材料与监管现场检查趋严有关。

今年1月29日,证监会下发《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以下简称《检查规定》),涵盖现场检查适用范围、检查对象、检查程序、监督管理措施等内容共23条内容,明确了检查涉及单位和人员的权利义务,压实了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并加强了对检查人员的监督。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IPO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对发行人和中介机构形成了震慑力。上市申请的排队现象也会有所缓解。尽管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的文件中表示要把发行人移交处罚,但实际上对券商的威慑力要大于对发行人的威慑力。

2月2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就IPO申报企业情况答记者问时表示,今年以来,IPO保持了常态化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此外,答记者问中还提到,多年经验表明,现场检查是监管部门书面审核工作的重要辅助手段,有利于推动各方归位尽责、提高审核的针对性和有效性,震慑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现场检查趋严

今年1月底,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首发公司信息披露质量检查名单第二十八次抽签仪式,本批参与抽签为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公司,共计407家,20家公司进入首发公司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其中创业拟上市公司11家,科创板拟上市公司9家。

然而,20家抽查企业中已有16家主动撤回申请文件。由此,信披质量抽查名单中撤材料终止上市公司的比例为80%。

在撤回材料的拟上市企业中,今年以来,已有4家过会企业撤回材料,包括多想互动、安凯特、尚沃医疗和慧翰股份。

一位券商投行人士称,有企业主动撤材料主要是因为发行人和中介机构感觉到过审压力,不得不撤材料。

一位处于材料申报阶段的拟上市企业董秘告诉记者,他感觉到了检查趋严的迹象。“以前现场检查的比例低,不超过10%。而且主要针对的是财务账簿和凭证的检查,这次主要是直接面对基础数据,比如流水合约等。有的不规范企业会比较害怕。”“对于排队上市的企业而言,大规模撤材料这件事本身就有心理威慑。这意味这审核趋严,排队企业担心自己会不过。到底是自己主动撤材料还是硬上被动被驳回。”一位从事IPO业务的咨询公司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据其了解,上市标准并未发生改变,但排队企业需要明白监管检查的意思,“这个要靠企业自己领悟。”

交易所严把上市入口关

2月26日,深交所就近期创业板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现场检查情况答记者问。对于此次现场检查撤回项目的情况,深交所表示,将充分发挥现场检查、现场督导与审核问询的监管联动机制,严把上市“入口关”。对于现场检查进场前撤回的项目,如发现存在涉嫌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保荐机构、发行人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绝不能“一撤了之”,也绝不允许“带病闯关”。

深交所表示,目前来看,项目撤回原因有多方面因素,对其中涉及信息披露和保荐机构核查的若干问题,深交所已在审核过程中予以重点关注。深交所充分利用现场督导手段,以问题为导向,对于审核中发现发行人存在相关重大疑问或异常的,对保荐人实施现场督导,推动中介机构履职尽责。

深交所表示,截至目前,共对32家IPO项目的保荐人实施现场督导,其中20家已因现场督导主动撤回申请;终止审核企业56家,占已召开上市委审议及终止审核企业总数的20%。通过精准问询和持续问询,督促企业“说清楚”“讲明白”,无法及时回复、超过时限要求的严格按照规则予以终止审核,目前已有10余家公司因未能及时回复问询而主动撤回申请、被终止审核。

上交所则表示,科创板设立以来,上交所始终坚守定位,在坚持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同时,严把上市公司“入口关”。开板至今,科创板累计受理企业540家,通过审核问询、现场督导和自律监管等全链条监管,共淘汰了80多家,每年的审核淘汰率始终在17%左右,有效减少企业“带病申报,抢跑占位”。

上交所表示,在发行上市审核过程中建立了面向保荐机构的现场督导机制,坚持以问题为导向,督促保荐机构勤勉履职,不断提高申报项目执业质量。近两年来,上交所对45家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项目的保荐机构启动了现场督导,其中37家主动撤回材料,传递了压严压实中介机构把关责任的明确导向。

现场检查震慑力

“监管严把上市入口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在于注册制推行,拟上市企业申报数量增多,出现了IPO堰塞湖。”上述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2月26日答记者问时表示,当前IPO申报企业排队现象与历史上的“堰塞湖”问题有区别。当时市场关注焦点主要在于,IPO没有实现常态化,停停开开,预期也不明朗,一些企业从首次提交申请到获得核准用时需要2到3年。近年来,证监会科学合理保持IPO常态化,特别是注册制改革后,证监会着力提高审核透明度和效率,目前科创板、创业板审核注册平均周期已经大幅缩减到5个多月。

王骥跃认为,“按说注册制,市场化和法治化,规则中审核期限明确,说好了的审核可预期性大幅提高了,为什么还会出现IPO排队的问题?”

他表示,IPO排队形成原因很简单:上游进水速度远超过下游排水速度,所以一是进太快,报太多,根子上是注册制下的审核精神是“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实质性审核大幅减少,再加上沪深交易所竞争上市资源,IPO难度大幅下降,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放水”,从而带来了新申报家数大幅增加;二是放太慢。“注册制的本意,是让符合发行上市条件的公司更有效的进入资本市场,从来没有说过监管部门不审了随便放行全交给市场。”王骥跃认为,“申报的公司太多了,就意味着一定会出现浑水摸鱼、滥竽充数的,监管部门通过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来遏制浑水摸鱼者,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所以,一方面证监会保持甚至略微加快了批文节奏,保证了IPO的持续性和市场可预期性,保证国民经济发展需要支持的公司得以正常融资;另一方面证监会交易所加大清退力度,正常问询清理不了的公司,就利用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的方式清理。”王骥跃表示。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2月26日表示,IPO申报企业排队现象也反映出,实施注册制后市场有一逐步适应的过程,有关方包括发行人、中介机构等对注册制的内涵与外延理解不全面、对注册制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关系把握不到位、对注册制与交易所正常审核存在模糊认识,形成有效的市场约束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称,“近日,我会启动对各板块企业的现场检查并完成抽签工作,后续将抓好落实,对现场检查中发现的发行人信息披露及中介机构执业质量问题进行分类处理,严格对保荐机构的评价标准,加大奖惩力度,进一步压实各方责任。我会将严把资本市场入口关,常态化开展问题导向及随机抽取的现场检查,支持符合条件的优质企业上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