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企业超700家 多家企业撤材料 IPO再度收紧?

部分投行人称已感受到了IPO收紧的趋势。

“申报企业家数太多,质量参差不齐,监管要杀鸡儆猴,对应在我们的工作上,是做得更严、更细了,同时也更加累。” 国内某知名券商投行保荐代表人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

从申报数量看,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统计,截至3月3日,核准制和注册制下IPO待审企业共计739家,其中已经实行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占比超七成,创业板更是占到了超过一半的比例。企业完成注册的周期也较早期明显延长,目前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从受理到拿到注册批文用时在8-10个月左右。

收紧传言外加现场检查之下,一些拟IPO企业频频撤回材料,今年以来科创板和创业板两个板块已经有60家企业终止IPO。在1月份的现场检查中,20家被抽中企业16家撤回材料。

IPO排队企业超700家 创业板占一半 新申报企业或将排到明年

注册制为企业IPO提供了一条更快速的路径,不过近期,新股上市速度正在放缓,IPO之路拥堵,其中以已经实行注册制的科创板和创业板为甚。

根据上交所数据,截至3月3日,申报科创板IPO的共有541家企业,除去已经拿到注册结果的266家以及终止审核的86家外,共有189家企业在审。在审企业中,共计84家企业已经过上市委会议(包括暂缓审议),其中46家已提交注册,还有38家尚未提交注册。

深交所这边,截至3月3日,申报创业板IPO的共计548家企业,除去已经拿到注册结果的108家以及终止审核的61家外,在审企业共计379家。在审企业中,有118家企业已经过上市委会议,其中47家提交注册,还有71家尚未提交注册。

根据证监会最新数据,截至2月25日,主板、中小板IPO在审企业共计171家。上交所主板共有117家在审企业,其中47家已通过发审会;深交所中小板共有54家在审企业,其中9家已通过发审会。

综合各个板块,目前排队IPO的企业数量达到739家,其中核准制下已经通过发审会或注册制下通过上市委会议的共有258家。

可以发现,科创板和创业板的IPO排队企业数量占据多数,占比达到77%;其中,又以创业板为甚,创业板在审企业数量超过全部数量的一半。

实际上,与科创板早期的审核速度相比,目前注册制下的两个板块审核速度均已明显放慢。在2019年3月科创板开始接受企业申报初期,首批企业从受理到拿到注册结果平均用时仅3个月;在2020年10月的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证监会副主席李超曾表示,截至当时科创板企业从受理到完成注册平均用时5个月左右。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今年2-3月拿到注册结果的企业均为2020年4-6月之间获得受理,从受理到注册用时在8-10个月之间。

创业板情况类似,2020年6月启动注册制下企业申请受理后,首批企业从受理到注册用时仅在1个月左右;今年以来拿到注册结果的仍为去年6-7月之间受理的企业,最长用时达到8个多月。而去年7月之后受理的企业,目前大部分仍在问询阶段,要走到注册仍有很长一段路。

前某券商资深保荐代表人王骥跃表示,目前的IPO拥堵主要原因一是进太快、报太多,新申报家数大幅增加;二是放太慢、控节奏,企业通过交易所审核后注册用时已经超过了2个月。

目前科创板和创业板基本保持了每周4-5家拿到注册批文的节奏。据王骥跃测算,按目前节奏,现有科创板已过会企业足够发行18周左右,也即4个半月,创业板已过会企业足够发行24周左右,也即6个月。也就是说,至少在今年上半年,科创板和创业板的IPO基本会是这些已过会企业。“换句话说,当前还没上会的科创板和创业板公司,可以开始准备补中报了”。

2020年IPO发行399家企业,上市394家,如果保持现在的发行节奏,考虑节假日、补充更新财报等原因,王骥跃预计今年IPO数量将在500家左右。如果没有较大比例撤材料或否决项目的话,目前的在审项目今年都发不完,2021年接下来申报的公司大概率要到2022年IPO。

现场检查之下两个月60家企业终止IPO背后:有企业在“带病闯关”?

除了排队企业增多之外,近期的另一个风向是多家企业终止IPO申请。今年以来截至3月3日,仅约2个月时间内,科创板和创业板两个板块已经有60家企业终止IPO,其中科创板22家,创业板38家。这个数据已经接近去年全年两个板块的终止审核数量,科创板2020全年终止审核41家,创业板2020年6月启动后半年时间内终止审核的仅23家。

今年1月29日,证监会公布了《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对现场检查的适用范围、检查对象和程序等进行了规定,并且明确各个板块的首发申请企业均适用。1月31日,证监会公布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抽签情况,共有20家企业被抽中,其中科创板9家,创业板11家。

截至目前,20家被抽查的企业中已有16家企业终止IPO审核,比例高达80%。其中科创板7家终止,有6家处于首轮问询回复阶段;创业板9家终止,有6家项目处于首轮问询回复阶段。这些企业被终止审核的原因均为发行人主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或保荐人撤销保荐。

《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中明确,检查对象确定后,审核或注册部门应当在三个工作日内书面通知检查对象和中介机构,检查对象自收到书面通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首发申请的,原则上不再对该企业实施现场检查。上述16家企业情况类似,均为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分别在收到通知后10个工作日内撤回首发申请和撤销保荐。

2月26日,证监会对现场检查工作进行了回应,称后续将抓好落实,对现场检查中发现的发行人信息披露及中介机构执业质量问题进行分类处理,严格对保荐机构的评价标准,加大奖惩力度,进一步压实各方责任。证监会还表示,将常态化开展问题导向及随机抽取的现场检查。

同日,沪深交易所均对企业撤回上市申请一事表态,项目撤回原因有多方面因素,对其中涉及信息披露和保荐机构核查的若干问题,交易所已在审核过程中予以重点关注。沪深交易所还表示,对于现场检查进场前撤回的项目,如发现存在涉嫌财务造假、虚假陈述等重大违法违规问题的,保荐机构、发行人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绝不能“一撤了之”,也绝不允许“带病闯关”。

IPO收紧?有机构称申报企业家数太多,质量参差不齐,监管要杀鸡儆猴

尽管证监会和上交所均进行了回应,市场还是嗅到了IPO收紧的气息。国内某知名券商投行保荐代表人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感受到了近期IPO有收紧趋势,并称这对保荐人的工作也提高了要求。“主要原因是申报企业家数太多,质量参差不齐,监管要杀鸡儆猴,对应在我们的工作上,是做得更严、更细了,同时也更加累。”

另一家总部在深圳的券商投行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感受到了IPO收紧的趋势,并且其公司也有IPO企业撤材料。

不仅仅是被抽中现场检查的企业,目前仍有其他企业陆续终止IPO。3月2日一天内,科创板和创业板共有5家企业终止IPO审核,其中科创板3家,创业板2家。其中,科创板的3家企业中,尚沃医疗已经于半年前通过上市委会议,因保荐人撤销保荐而被终止审核。3月3日,创业板又有2家企业因撤回IPO申请而终止审核。

历史上IPO堰塞湖也曾因监管检查而起。2012年12月,证监会开启声势浩大的IPO企业财务大核查,历经两任证监会主席才完成,半年内“吓退”200多家排队IPO企业。

注册制开始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后,现场检查仍在发挥“大棒”作用。2019年7月12日,证监会宣布启动44家在审企业的现场检查工作。此后四个月时间内,超过40家企业因主动撤回申请而终止审核,其中既包括科创板和创业板,也包括主板和中小板。

再现堰塞湖?

专家建议:“宜疏不宜堵”,把中小科技公司分流到精选层

市场上已经出现关于注册制下是否又现“IPO堰塞湖”的讨论。对此证监会曾公开表示,当前IPO申报企业排队现象与历史上的“堰塞湖”问题有区别。近期,沪深交易所IPO排队审核企业数量较多,一方面是我国经济转型发展和高质量发展成果的客观反映,有关方面通过上市谋求加快发展、完善激励约束机制的意愿更强、积极性也更高,这使得近些年发行上市申报企业数量大幅增加。另一方面也是资本市场改革成效的直接体现,反映出各方对资本市场的信心。

证监会还表示,排队现象也反映出,实施注册制后市场有一逐步适应的过程,有关方包括发行人、中介机构等对注册制的内涵与外延理解不全面、对注册制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关系把握不到位、对注册制与交易所正常审核存在模糊认识,形成有效的市场约束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

某总部在上海的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现在的趋势是尺度从严,但主要还是强调信息披露的合规性,在信披方面从严把握。主要原因还是现在排队待审的企业很多,未来还会有很多新的申报企业。

某股权投资基金常务副总裁对记者表示,现在IPO实际上已经收紧了,过会以后的注册环节,也是监管部门把控IPO节奏的重要手段。他认为,“IPO堰塞湖”问题实质上是进水口和出水口问题,审得越快,报IPO的企业就越多,这也是注册制后IPO排队的企业比注册制前IPO排队的企业多几倍的原因。目前排队IPO的企业加上已经IPO辅导备案的企业,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

IPO排队拥堵如何解决?王骥跃提出,国外市场没有出现过IPO堰塞湖的情况,一个重要原因是IPO受到市场机制的强烈约束,市场不认可就无法上市,即使上了也融不到多少钱,上市之后也可能会沦落成壳公司无法再融资也无法减持。尽管注册制已经在A股开始实行,但市场化发行在实际中仍难以被接受,一年上市不到400家公司市场舆论压力已经大增,如果放开IPO市场分化会立刻加速。“如果市场接受不了IPO市场化,不愿承受短期的冲击,监管控制节奏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前述股权投资基金常务副总裁提出,“宜疏不宜堵”,只要有IPO企业发行失败或者当天破发,排队企业自然就会降下来;只要吊销某参与造假的券商投行牌照,IPO企业的质量自然就会上来;只要对IPO造假企业施以严刑峻法,巨额罚款,IPO企业造假的行为就会得到遏制。

他还表示,解决IPO堰塞湖最好的办法就是分流,一种方式是把大量需要市场验证的中小科技公司分流到精选层,配合精选层直接转板制度,符合条件就转板。

注册制的核心就是市场化。全面推行注册制也在临近。2020年10月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会议提出,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2021年2月2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证监会将在试点基础上进一步评估,待评估后将在全市场稳妥推进注册制。科创板和创业板开始试点之后,市场和投资者对于注册制的接受程度也在逐步提高,在注册制全面推广的过程中,市场也在期待在探索中不断完善改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