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医疗IPO二次上会,股份代持疑云会成为拦路虎吗?

1月份暂缓上市的广东百合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合医疗)3月4日再次上会。其IPO保荐机构为兴业证券,拟募集资金8.42亿元。

此前暂缓审议的原因是其要求发行人代表以定量形式进一步说明发行人主营产品在各级带量采购过程中目前受到的影响和未来的潜在影响;同时要求发行人代表说明发行人设立及历次增资中马立勋代黄凯投入资金来源是否合规合法,马立勋代黄凯持有股份的真实性、合理性。

其实上次上市委员会要求百合医疗说明的问题还是其发展过程中股权的合规性问题。从创业板转至科创板再次上会,百合医疗会成功吗?

二次冲击IPO,董事长其父

这其实并不是百合医疗第一次IPO失败。早在2014年百合医疗便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试图于创业板上市,但在排队三年后被发审委否决。从媒体当时的报道中可以了解到发审委主要询问了其股东和长期待摊费用情况。百合医疗复杂的股权性质成为了其上市路上的“拦路虎”。

百合医疗的董事长是黄凯,同时黄凯也是神甲养殖、天彩塑料和翎博新材等企业的控股人,但是在2010年之前黄凯都并未在百合医疗任职并且也没有参与公司业务经营。招股书显示百合医疗是由马立勋、吴敏、李明等人创办,其中马立勋是代其表弟黄凯持有51%的股份。2011年马立勋将其所持有的的47.4%的股权转让给黄凯。

不过马立勋转让的股份是是以474万对应转让给黄凯的,而并非是无偿转让,这其中是否涉嫌利益输送的问题?同时一人身兼数且长期未参与百合医疗经营,对于公司的业务黄凯是否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决策呢?

在百合医疗2019年高管薪酬表上可以看到,黄凯虽居于第一人,但其年薪只有30万出头,但其他高管皆在百万以上,其中马立勋为203.98万元。光从薪资上来看,马立勋似乎也比黄凯更像董事长。这也是关于马立勋和黄凯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掌舵人的疑问之处。

在这次的问询回复中,百合医疗称黄凯其父黄维郭在佛山市政府任职,黄凯年仅 19岁,黄凯母亲戴伟健参与了百合有限的筹备创立过程。由于其父政府任职的行质,才进行了代持,不过后来其父亲公务员辞职。这一点也被外界诟病。

事实上,关于这一点交易所提出了三次问询。在第三次问询中,再次指出根据问询回复,在公司1999年设立及2002年第一次增资时,马立勋所投入资金均直接来源于黄维郭夫妻提供的现金,其未与黄凯签订代持协议。在此期间,黄维郭担任佛山市副市长职务。依照回复内容所列相关规定,党员领导干部在职期间不得经商或办企业,市政府主要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不得在该领导干部任职地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

在第三轮回复中,百合医疗披露:2020年1月,有关主管部门针对黄维郭提供的“其本人在担任佛山市副市长期间,不存在参股私企的情形”的有关书面说明材料予以采信。”

百合医疗还表示,若有关主管部门认定黄维郭夫妻为公司设立以及第一次增资提供资金的行为构成领导干部经商或办企业的情形,涉及相应的法律后果包括对黄维郭本人进行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的党纪处分,及记过或者记大过、降级或者撤职、开除的政纪处分,并收缴违纪所得。

重销售轻研发,产品质量存疑

在财务数据上,百合医疗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在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百合医疗分别实现营收为6.70亿元、7.96亿元、9.57亿元和4.33亿元,其净利润为1.19亿元、1.44亿元、1.88亿元和0.74亿元,营收和净利润都在上涨的情况下,公司在对研发投入上显得有些“吝啬”。

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百合医疗的销售费用分别占营收比例的26.08%、26.55%、23.08%、22.15%,其研发费用的占比分别为5.39%、6.68%、6.42%、6.29%。可以看得出来销售费用的占比明显要高于研发费用约3倍。

在百合医疗的介绍中,其是一家致力于创新医疗器械的研发和产业化应用的高新技术企业。但根据其研发费用的投入占比来看,真的能担当得起“高新技术企业”这个称号吗?更何况还有屡次被责令整改的质量问题。

招股书内容显示,2017―2019年内百合医疗及其子公司在接受国家食药监局飞行检查(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针对药品研制、生产、经营、使用等环节开展的不预先告知的监督检查,具有突击性、独立性、高效性等特点)时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产品质量问题。

因质量问题百合医疗曾对不合格产品进行召回工作。2019年百合医疗血液灌流器产品的销量就同比下降了46.91%。类似的产品质量问题也是也成为了百合医疗IPO被暂缓的“助推器”。

3亿资金差募集,百合医疗缺钱吗?

在2014年百合医疗第一次申请IPO时拟募集资金为5亿,而在此次IPO时其拟募集资金为8亿,为什么前后的募集资金差异会如此之大?百合医疗是否真的缺钱?

在百合医疗的招股书中,其表示募集资金的用途分别是输液管理系列升级扩产及自动化项目、微创治疗等手术器械产业化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全球服务及信息化升级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与2014年招股书相比,除了项目建设的需要外,还多了一项补充流动资金,其金额为1.2亿。这样让人不得不怀疑百合医疗是否遇上了资金上的难题。这点或许从现金流上就能够看出个大概。

从2017年到2019年,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均处于负面数值,也就是说公司本身是有利润产生的,但其投资方面在报告期内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或许这也是百合医疗要补充流动资金的原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