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尴尬!IPO关键期,广州银行的原始股都卖不掉……

原始股谁不想要?在无数惹人称羡的暴富故事里,原始股就像仙人升天留下的神迹一样,阿猫阿狗沾上一点就能改变命运。

然而广州银行的原始股,竟然连续流拍了两次,如今到了变卖阶段都卖不掉。恰好广州银行处于IPO关键期,原始股在这种时候竟然能遇冷,实在难以令人对它的IPO前景抱持多美好的期待。

事情是这样的,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广州银行的小股东之一、广州货运服务公司持有的广州银行75.7万股股权,已历经了一拍、二拍相继流拍后,如今进入变卖阶段。

这部分股权今年3月的第一次拍卖价是356.14万元,结果无人出价而流拍。4月,又打8折进行二拍,每股为3.8元,依然流拍。这部分股权就此进入变卖阶段。然而至今仍无人出价。

广州银行的IPO之路,堪称曲折。从2009年起,广州银行就在寻求上市,然而到现在过去了13年,眼看国内一线城商行全部上市、二线城商行也多半上市,广州银行却成了一线城市中的“老大难”,唯一一家没上市的一线城市城商行,实在尴尬。

多年上市难,首当其冲的不仅是业绩,还因为复杂琐碎的股权结构。根据以前的《公司法》和《证券法》,申报IPO时,公司的股东人数要控制在200人以内。而广州银行的股东数远超200人。

多年来,广州银行卯足劲要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引入战投、挂牌转股等方式稀释国有股份以符合上市标准。

今年1月,广州银行更新了一版招股书。根据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托管证明出具之日,持有广州银行股份的机构股东就达到218家,上述的股权被拍卖方广州货运服务公司就在其中,占股0.01%。

和其它类型企业不同的是,银行的股权关系复杂,会带来更加棘手的问题,广州银行的关联大额交易情况突出,贷款集中度也由于区域运营的关系较高,而这些都成了IPO的阻碍。

而且广州银行的股东还不仅仅是招股书上写明的那些,截至2020年7月31日,广州银行尚有311名非自然人股东和1091名自然人股东因无法联系或股东资格存在瑕疵而未完成确权。而这1000多股东所持股份数合计6982.72万股,仅占发行前总股本的0.59%……如果上市成功,广州银行将当仁不让是最多原始股东的上市公司。

本次广州银行的上市号角从2020年6月吹响,然而当年10月,广州市纪纪委监委就给了当头一棒,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广州金控,正是广州银行的控股股东。

换成一般的企业,这种情况下,IPO大概率就凉了。但广州银行身份毕竟是地方金融国企,一定要上市融资,广州金控的换帅,也未必会多大程度地影响控股股东乃至广州银行的运营,于是广州银行的IPO之路继续跌跌撞撞向前走。

11月,终于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主管部门要求广州银行从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财务会计资料相关问题、其他问题等4方面进行回复,细化问题达51个。

其中,股权问题、不良贷款、房地产贷款、贷款集中度、非标风险、表外业务等均为被关注的重点。

此外,广州银行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广州银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9.35亿元、133.79亿元、149.18亿元,对应增速分别为34.02%、22.35%、11.50%;净利润分别为37.69亿元、43.24亿元、44.55亿元,对应增速分别为17.05%、14.73%、3.03%。

可以看到,2020年,广州银行营收、净利润增速都突兀地大幅度下降。且广州银行的不良率整体呈上升趋势,从2018年的0.86%,一路上升到2020年的1.1%。

广州银行房地产贷款较高曾受敌关注,在新版招股书广州银行解释称,该行房地产业贷款占比较高是因为广东省商品房的供给和需求量均呈快速增长趋势,房地产开发企业对银行贷款的需求较高;二是主要是政府部门主导的三旧改造和保障性安居工程项目。截至2020年6月底,该行房地产业贷款和垫款金额占比23.04%,较2019年末下降2.57个百分点。

管理层变动,也是广州银行收到关注得原因,2020年7月,广州银行聘任蔡建为行长。但当年12月, 蔡建因工作调动辞去了行长职务。任职不足半年。今年2月19日,广州银行聘任肖瑞彦为行长。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肖瑞彦参与筹建贵州银行,并带领贵州银行上市成功。此后他又担任中关村银行、盛京银行领导职务。业界称肖瑞彦临危受命,是希望借助他的成功经验带领广州银行成功上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