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前员工的AI公司要IPO:业绩惨淡却自称“没对手”

近日,一家由谷歌前员工创立的AI公司北京格灵深瞳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灵深瞳),向证监会提交了招股书,计划募资10亿元并在科创板上市。

格灵深瞳是一家主要提供人工智能产品及解决方案的企业,具体产品包括人脸识别设备,深瞳慧目摄像机等等。

在人工智能领域,格灵深瞳算是小有名气,曾获得红杉资本、真格基金等明星资本青睐。但在业内也因出了名的“狂妄”,比如自称公司未来市值将达3000亿美元,公然和比尔·盖茨“攀关系”遭到AI创业圈的群嘲。

不过,从此次披露的招股书信息来看,格灵深瞳似乎没有它宣称的那么“牛”,业务规模上也远小于旷视科技,云从科技等同行。

谷歌前员工创立,红杉真格加持

格灵深瞳成立于2013年,从成立时间看,早于“AI四小龙”中的商汤科技和云从科技,也算是业界前辈了。

其创始人兼CEO为赵勇,背景也颇有亮点。赵勇于2009年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计算机工程系,专业方向和AI相关,为计算机视觉和运算影像学,获博士学位。

2009年至2013年,赵勇担任谷歌总部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参与了谷歌眼镜的早期研发,并参与设计安卓操作系统中图像处理架构。

离开谷歌之后,赵勇创立了格灵深瞳,并且负责公司核心技术的研发,主持参与公司“一种目标对象检测、监控方法及其装置”等多项专利的研发工作。

创始人背景亮眼的格灵深瞳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成立以来,先后获得红杉资本、真格基金、三星创投等投资。

天眼查信息显示,IPO前,格灵深瞳共获得6笔融资,累计融资金额约超3600万美元(有3笔融资未公布具体金额)。真格基金和红杉资本便是在公司2013年和2014年创立之初进入的。

招股书显示,IPO之前,赵勇控制的深瞳智数为格灵深瞳第一大股东。红杉资本持股13.99%,为第一大外部股东,策源创投持股9.99%,真格基金持股7.99%。

营收规模却小于旷视,云从

被看作AI明星公司的格灵深瞳也自视颇高。公司在2014年曾发布一则“槽点满满”的招聘文案,称“身为大牛,只爱大牛”,“好奇围观者请做好自我保护措施”。

文案中称,“比尔盖茨今年(2014年)6月私访中国时会见的第一家创业公司就是我们”,“想加入我们比进哈佛大学还难,录取率低到不可想象”。

格灵深瞳还称,“我们的几个投资人就格灵深瞳未来市值展开过激烈争论: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人)说应该是5000亿美元,沈南鹏(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办人)说应该是1000亿美元,最后在大家妥协在3000亿美元这个中间数。”

且不论3000亿美元市值是怎么算的,在业内论名气和实力都比格灵深瞳要强的旷视科技,根据其3月份提交的招股书,估值也只有400亿元左右。曾于去年年底完成了Pre-IPO轮融资的商汤科技,投后估值约为120亿美元(约合774.76亿元人民币)。

对于自己的行业地位,格灵深瞳也是自信满满,在文案中声称,“我们跨入一个比智能手机大的多的市场,环顾四周,没看到一个对手。”

当时有媒体评价称“在说这句话之前,格灵深瞳仅完成了样机生产,因此严格意义上讲不属于正式跨入智能安防这个市场。”

事实上直到今天,根据其披露的招股书,格灵深瞳虽然营收增长较快,但似乎也没有它宣称的那么“牛”。

2018年、2019年、2020年,格灵深瞳营收分别为5196万元、7121万元、2.4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116.12%,呈快速增长趋势。但和同行业可比公司(不含未公开披露相关数据的商汤科技)相比,格灵深瞳并不占优。

如下图所示,从营收规模来看,旷视科技达12.6亿元,云从科技达7.5亿元,依图科技达7.2亿元,格灵深瞳均落后于同行。

从营收增长率角度来看,依图科技复合增长率达222.97%,远高于格灵深瞳;云天励飞复合增长率达114.17%,和格灵深瞳基本持平。

在研发投入上,依图科技最近三年投入占营收比例为96.31%,高于格灵深瞳;云天励飞和格灵深瞳占比相近。

从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专利获取情况等维度来看,格灵深瞳也均不占优势。

此外,格灵深瞳还处于连年亏损状态,2018年至2020年,格灵深瞳归属净利润分别为-6,990.22万元、-4.1亿元和-7,786.92万元。2019年,格灵深瞳亏损额较高是因为有3亿元的股份支付费用,包括给员工和外部顾问的股权激励等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