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郎IPO:“学习硬件”已成红海 进军在线教育又遇“史上最强监管”

2021年4月27日,读书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读书郎”)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港交所上市。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创立初期主要从事教育电子产品的研发制造与销售,包含点读机、学生平板电脑等产品;2017年读书郎正式更名为读书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同时向在线教育进行转型。

2020年7月,读书郎上线了双师直播课,正式向在线教育行业进军。不过,今年以来教育部加大了对教育机构的监管力度。在消息面影响下,不少已上市K12在线教育公司的股价一路下挫,以行业龙头高途为例,股价从一月份的高点149美元,半年之内跌幅超过了90%。目前看来,在线教育市场难言乐观。此外,学习硬件产品行业赛道拥挤加剧,“内忧外患”的环境之下,读书郎上市之路又将如何?

K12在线教育迎“最强监管”

2021年4月,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意见主要内容是不得提前授课、设学前班、布置读写算作业。另一方面,市场监管总局对15家教培机构顶格处罚3650万元。政策风向的突变,使灼热的在线教育投资迅速降温,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K12在线教育行业的风暴将至。

读书郎在招股书中称,公司教育的目标是成为大家信赖的K-12在线一体化教育服务供货商。目前公司已开发一个以科技引领的集成教育生态系统,课程涵盖整个K-12年级核心学科的校外辅导课程,未来将发展以线上教育内容为代表的数字化K-12校外教育科技服务市场和软硬件一体化。此时政策上突然加强的在线教育监管,对于读书郎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2018年-2020年读书郎的在线教育代表产品“智慧课堂内容”营收分别为41.4万元、91.4万元、187.4万元,呈直线上升趋势,此外,在线教育用户注册不到一年的时间报名人数就突破100万,根据最新官网数据,该公司双师直播课报名人次从2018年的190万达到了现在的2990万。一切数据都表明公司转型为在线教育品牌公司的努力卓有成效,但眼下的政策环境令这一业务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危机还不止如此,读书郎利用庞大的智能硬件产品销量来实现内部流量的转换,进而形成软硬件+内容的生态闭环,可以看到读书郎的大部分流量转化自其多年深耕的教育硬件领域,而在硬件上面,读书郎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行业赛道拥挤加剧

从收入构成来看,读书郎硬件设施(智能教育平板)的销售撑起了每年的大半营收,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读书郎的收入分别为6.32亿元、6.69亿元与7.3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9.6%;净利润分别为2682.2万元、6943.5万元与9201.3万元,同比分别增长158.9%、32.5%。

其中智能教育平板过去三年的销售额占比分别为74%、80.8%和90.6%。而所谓的智能教育平板业务通俗来讲就是卖平板设备,2018-2020年,该公司平板设备分别出货了39.96万台、45.69万台、48.46万台,对应收入分别为3.90亿元、4.48亿元与5.5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7%、66.9%、75.0%。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教育需求的增长,越来越多的普通平板厂商与资源方合作,也开始推出了植入教育资源并配备后台管控系统的产品。如华为在去年推出专门针对学习功能的Mate Pad全面屏智慧平板产品,其不仅可以实现屏幕共享,还能够实时进行批注和标记;联想则推出新一代学习娱乐平板——联想小新平板电脑Pro,加入学习助手模式。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最新发布的学生平板电脑季度跟踪报告: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学生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约122万台,同比下滑22.1%。在平板电脑市场需求普遍增长的背景下(普通平板同比增长21.7%),由于学生平板新品的定价过高(读书郎平板电脑的零售价在2900-5000元之间),以至于在和越来越多植入教育资源的普通平板的竞争中缺乏价格优势。而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影响之下,中国学生平板出货量明显下滑,使得行业赛道拥挤进一步加剧。

毛利润低于同行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学生平板市场份额排名前五的厂商依次是步步高、读书郎、优学派、小霸王与快易典。步步高出货量占比为38.4%,拥有绝对优势,而读书郎和优学派占比则十分接近,分别为14.5%和13.3%。但在线上市场方面,2020年优学派在天猫的交易额和市场份额领先读书郎,二者占比均低于10%。另据京东自营APP数据显示,2020年优学派的成交金额指数也高于读书郎。

读书郎与优学派的母公司优学天下除了在市场份额、渠道模式、营收上接近,在冲击IPO上也是亦趋亦步。不同的是,读书郎的毛利率明显低于后者,具体来说,2018年—2020年读书郎整体毛利率分别为20.3%、26%、27.5%,尽管有所改善,但相较优学天下分别为35.63%、36.66%、37.74%的毛利率水平仍有明显差距。且安信证券研报显示,智能教育硬件行业的平均毛利率在40%左右。此外,网易有道2020年智能学习硬件的毛利率也已提升至34.1%,净收入为5.4亿元,目前已成为其第二大营收来源。

值得关注的是,读书郎还在2020年11月IPO前向股东派付了股息,金额高达1.6亿元。因此,读书郎的净流动资产在2020年减少30%至9971.9万元。同时,2020年读书郎的负债也激增,期末总负债规模达到4.62亿元,较2019年末的2.81亿元增加约64.77%。其中,流动负债为4.24亿元,较2019年的2.48亿元增加约70.85%。

就上述问题,《投资者网》致函读书郎求证,暂未获得对方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