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轮融资、连亏2年!鹰瞳科技闯关IPO

继2020年年末处于同赛道的推想科技和联影医疗相继启动IPO流程后,6月21日,又一家AI医学影像企业——北京鹰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鹰瞳科技)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冲刺IPO。

不过,AI医学影像市场规模虽在增长,但行业仍处早期,当下几家独角兽企业大多还处于净亏损状态。在这样的背景下,鹰瞳科技此时闯关IPO胜算几何?

历经8轮融资

天眼查APP显示,成立于2015年9月的鹰瞳科技是一家AI医学影像识别技术开发商,提供AI视网膜影像识别的早期检测、辅助诊断及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案。

近年来AI医学影像的价值愈发凸显,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中诊疗CT的应用强化了影像的重要性,为疫情防治提供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这样的背景下,行业内的玩家也纷纷开始进军资本市场。

在此次递表港交所前,鹰瞳科技还考虑过在科创板上市。1月8日,鹰瞳科技曾与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并在北京证监局备案,拟在科创板挂牌上市。6月7日,据证监局披露,经鹰瞳科技与中信证券协商一致,终止了原签署的上市辅导协议。

据天眼查APP,成立至今,鹰瞳科技已完成8轮融资。其中,除2015年获九合创投和智朗创投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外,后续鹰瞳科技的投资方多以战略股东为主,不乏复星、搜狗、平安、中信等知名企业。就在近日,鹰瞳科技完成了数亿元的D轮融资,投资方为礼来亚洲基金、清池资本和奥博资本。

潜在的市场空间是吸引众多机构入局的原因之一。随着人们对医疗和健康服务的需求不断增长,AI医学影像市场规模也逐年攀升。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中国AI医学影像市场预计将从2020年的3亿元增至2030年的92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76.7%。

据鹰瞳科技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20年,中国高达30%的糖尿病患者,近3730万人患有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但是由于早期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通常为无症状,所以中国仍有约90%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病例未确诊,筛查率低于10%。

鹰瞳科技称,旗下核心产品Airdoc-AIFUNDUS(1.0)是一款AI医疗器械软件(下称SaMD),获批用于辅助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为同类产品中首个获得国家药监局第三类医疗器械证书的医疗器械。而且,鹰瞳科技已开发出一条丰富的产品管线,包含其他SaMD及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案,可解决在医院、社区诊所、体检中心、保险公司、视光中心及药房等场景的全人群用户对健康服务的各种需求。

招股书显示,鹰瞳科技产品当前在国内多家医院和知名保险机构、140余家体检中心、1200余家视光网点等场景实现大规模商用。2020年,检测量超过260万人次,其中阳性案例占比为12.3%。

连亏两年 九成营收来源于SaMD

尽管已经开启大规模商用,鹰瞳科技至今仍处于亏损中。

从营收看,招股书显示鹰瞳科技2019年和2020年营收与毛利均呈上涨趋势,营收分别为3041.5万元、4767.2万元人民币(下同);毛利分别为1610.7万元、2908.7万元。2019年和2020年年内亏损分别为8713.9万元、7962.6万元。

至于亏损原因,鹰瞳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主要归因于与候选产品研发相关的研发开支,以及一般及行政开支(包括雇员福利开支)。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鹰瞳科技研发开支分别为4121.2万元、4230.9万元,分别占收入135.5%、88.8%。

对此,鹰瞳科技解释称,当前的业务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现有产品组合的产品以及日后可能开发的其他产品的成功开发、监管批准及商业化。“我们将很大部分精力及财务资源投入到现有产品组合的开发,而且能否从经营活动中获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品组合可否成功商业化。”

值得关注的是,据招股书,鹰瞳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于SaMD,该项业务在营收中占比最高,2019年占比71.8%,而2020年占比则高达89.9%。

另外,中新经纬客户端也注意到,鉴于SaMD2018年才开始商业化,鹰瞳科技依赖于数量有限的主要客户,可能会受到来自该等客户集中度及交易对手风险的影响。据招股书,2019年及2020年,该公司五大客户的销售总额分别为2560万元及4080万元,分别占总收入的84.1%及85.5%。同期,最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1320万元及2080万元,占比均为当期收入的43.5%。

“其实当前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是不是盈利其实倒不是很重要,亏损也能上市。所以是否盈利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公司的业务有没有想象空间。”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

而对于鹰瞳科技未来前景,江瀚指出,“如果鹰瞳科技未来可以多元化拓展,能够有双曲线甚至多条盈利曲线,那么其前景是值得看好的。”

鹰瞳科技是否会开辟第二条增长曲线?又将如何打破对前五大客户的依赖?中新经纬客户端23日就此致电鹰瞳科技,对方以正处于上市缄默期为由拒绝了采访。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刘春生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则表示,即使一家企业只能依靠一项业务,如果存在膨胀性的需求,增长前景也不差。所以还要观察后续行业发展的状况,相关支撑材料和技术以及上下游产业的发展,可能会为其带来变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