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约谈难挡满帮上市步伐,300亿市值背后,货车司机抱怨连连

今年被看作是物流企业的上市大年,京东物流成功登陆港交所,满帮、安能、福佑卡车先后递交招股书,同城货运领域的货拉拉、快狗打车等玩家也有上市的传闻爆出,在资本的驱动下,国内物流行业或将迎来新的洗牌期。

而在众多等待上市的企业中,满帮无疑是最具话题性和影响力的一家平台型企业,按照此前的预估,满帮上市后有望达到200亿~3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不折不扣的巨头企业。而从满帮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平台整体实现了25.8亿元的营收,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实现净利润2.81亿元,但净亏损仍有34.7亿元。

对于很多物流行业之外的人来说,满帮的名气或许并不如货拉拉、快狗打车那般响亮,但实际上在我国的公路运输领域,满帮的影响力要远胜前者。按照去年的数据计算,满帮平台的总交易额占占到了国内货运平台总量的60%以上,平台的司机数量则占到全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市场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和滴滴类似,满帮的诞生也来自于两家企业的合并,2017年,当时城际干线运输领域的两大巨头运满满和货车帮宣布战略合并,共同组建满帮集团。值得一提的是,促成这笔并购案的幕后投资人王刚,当年也是滴滴的天使投资人。

从业务模式上来看,满帮的主要营收来自于向企业和司机收取的会员服务费,并不直接参与货物运输过程,而在市场开拓早期,运满满和货车帮都是以免费找货、免费发布货源来吸引用户注册,在市场逐步被教育完成之后,满帮便逐步开启了付费模式。2018年,货车帮开始收取1688元的会员费用,企业如不交费就可能会被关停账号,这与货车帮最早承诺的“永久免费”相违背,在当时引起了不少用户的抗议。

企业侧对于“免费”改“收费”颇有微词,卡车司机群体对于满帮也有怨言,一方面来说,作为车货匹配平台,满帮为更多的司机提供了货源信息,增加了跑车效率。但另一方面来看,满帮平台现有的定价机制有着变相压低运价的嫌疑,尤其是对于货主“低价发货”没有加以限制,卡车司机抱怨此举拉低了货运行业的整体运价,致使自身收入减少,利益受损。

满帮平台的机制漏洞也正在被监管部门注意,今年四月到五月期间,满帮先后两次被监管部门约谈,其中就涉及到了恶意压低运价、随意上涨会员费等问题。满帮在公开回应中也表示,会进一步将企业主体责任落实到位,切实保障货车司机合法权益。

作为一家平台型企业,满帮率先将互联网化的运营模式带入到了巨大而零散的公路运输行业,但是在商业化与企业社会责任的天平上,满帮该如何平衡好司机侧和企业侧的合法权益,为整个行业带去更加良性的运行机制,这可能是上市后的满帮最该考虑的课题。

根据满帮的招股书显示,满帮目前的营收主要来自于收取的平台服务费,同时还有来自于政府的税收返还,但这显然还不足以支撑满帮实现更多的利润增长空间。此前满帮曾对外表示,未来集团的收入来源将主要依赖于金融服务业,比如帮助司机获得购车贷款等,但这其中必然还会涉及更多的利益分配问题,司机是否愿意继续相信满帮,满帮又该如何摆脱曾经的负面形象,这也是未来满帮需要正视的重要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