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古茶撤回申请背后:上会人员因疫情被封闭管理 拟6个月后重启IPO再冲击茶企上市

“受广州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公司上会人员居住小区被封闭管理。经过审慎评估,公司于2021年5月31日向证监会提交撤回申请材料并暂缓本次上市进程。”针对近日备受关注的澜沧古茶突然申请撤回申报材料一事,澜沧古茶相关负责人解释道。

回顾6月2日,证监会公告表示,“鉴于澜沧古茶已申请撤回申报材料,决定取消3日发审委会议对该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大多数撤回的公司可能只是在某些方面规范性还没有达到发行上市条件,还有的公司是因为赶着申报,中介机构的底稿尚不完善。”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公开分析,撤回材料并不表明上市无望,后续仍有机会和可能再次申请上市。

澜沧古茶负责人透露,“我们计划推迟六个月后再次启动上市相关工作。”据澜沧古茶提供的数据,2020年,该公司实现含税收入约4.71亿元,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约4.96亿元,税后净利润约 1.26亿元,全年综合纳税 7000 万余元。

实际上,尽管中国茶历史悠久,但中国茶行业缺暂未有成功登陆A股的企业。随着率先上会的澜沧古茶暂缓资本冲刺,谁才能填补“茶企第一股”的空白,备受关注。

暂缓资本冲刺

尽管因突发变数暂别资本市场,澜沧古茶仍决心走资本化道路。

公开资料显示,澜沧古茶品牌历史可追溯至 1966 年设立的澜沧县茶厂,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茶叶企业,主要产品以普洱茶为主,并按照原料和工艺不同可以具体分为生茶、熟茶和调味茶三大类。

2020年6月,澜沧古茶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2000万股,募集资金6.28亿元,投入全渠道营销网络建设、普洱茶技术及仓储中心建设项目、信息系统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澜沧古茶递交IPO申请,是普洱茶行业高速发展的缩影。根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及中国农业网数据,国内普洱茶成品茶产量从2009年的4.5万吨增长至2018年的14.3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为13.71%。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国内普洱茶预计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元,还存在一倍以上空间。

据澜沧古茶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目前在国内累计设立超千家办事处、品鉴中心、专营店及旗舰店等各类体验和销售网点,在线上线下拥有近 10 万会员。“2021年澜沧古茶上半年计划新开的专营店和旗舰门店预计将达到50家。”

根据澜沧古茶招股书显示,2017至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5亿元、2.99亿元、3.8亿元及1.9亿元,2017 年-2019 年年复合增长率达23.42%;同期净利润分别为5932.91万元、7559.45万元、8116.71万元及5906.15 万元,2017 年-2019 年年复合增长率达16.96%。澜沧古茶的营收与净利呈增长状态。该公司综合毛利率维持在60%以上的水平。

“茶叶第一股”迎变数

实际上,尽管中国人喝茶历史已有上千年,但茶企的A股化进程却屡屡受挫。

自90年代起,最早冲刺A股上市的浙江茶企绿洲股份、中国茶叶进出口公司无奈折戟。

2007年,龙生茶业、下关沱茶集团和庆沣祥茶业等多家云南茶企进入上市辅导期,随之云南普洱茶集团、大益集团、龙润集团等也接连筹备上市。最终,除龙润集团两年后借壳上市,其他茶企外均无下文。

此后十余年间,包括安溪铁观音、中闽魏氏、华祥苑、一笑堂、猴坑茶业、竹叶青茶业、山地茶业、龙井茶业等茶企均试图冲刺A股,但至今仍无一家实现。

直至2014年,谢裕大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成为全国首家新三板上市茶企,多数茶企转道新三板以及港交所,但资本市场之路依旧举步维艰。不久后,中吉号、八马茶业、梅山黑茶等企业先后终止在新三板挂牌,龙润茶被港交所勒令强制摘牌,茶企再次接连折戟。

目前,国内的茶企主要集中在新三板。据同花顺数据统计,截至6月2日,新三板共有11家主营业务和茶叶有关的企业,分别为本草春、义众实业、子久文化、远泉股份、茗皇天然、ST万药等,总体市值规模在9000万元至6亿元之间。除了醉纯科技去年营业收入3.34亿元、净利润2284.6万元外,其余企业去年净利润均不到2000万。

但近一年来,茶企冲击A股的势头再度席卷而来。

除澜沧古茶之外,中茶股份也在2020年7月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募资5.40亿元用于云南普洱茶产能建设、营销网络及品牌建设等;2021年4月,八马茶业再战IPO,拟募集资金约6.83亿元,计划用于八马茶业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福建八马物流配送中心等建设项目。

假设没有这场变数,就A股市场主板而言,澜沧古茶无疑是离上市发审会议最近的茶企。但此次临上市前无奈撤回材料,“茶叶第一股”或将有更多变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