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巴兔再次IPO,质量问题存隐患、商业模式还没完全跑通

在2018年港股IPO受挫3年之后,今年土巴兔被传再次启动上市,已与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

土巴兔重启IPO,互联网家装复苏?

家装市场规模庞大,但也是一个很传统、很“重”的行业。2015年,在“互联网+”概念红得发紫的时候,“互联网+家装”也成为热门。那一年也被成为“互联网家装爆发年”,据艾瑞咨询统计,2015年,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融资事件达到123起,为2011-2019年融资数量最多的一年。

作为互联网家装头部企业,土巴兔也在那年风头不二。据报道,在2015年前后,土巴兔官网日均独立访问量达300万,为行业前十名的流量总和。

2015年3月,土巴兔获得经纬中国和红杉中国及58同城的总计2亿元C轮融资。此后,土巴兔高调签下了汪涵当代言人,花费数亿元打线下广告,在电视台、地铁、公交、电梯间等疯狂展开营销。

到2017年,土巴兔市场规模已达40%。2018年8月,土巴兔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

但是,招股书数据揭露了土巴兔背后的泡沫。其2018年招股书显示,自2015年起,土巴兔每年的广告投入分别为8930万、5830万、4600万,2018年上半年投入1560万,3年半总计投入广告费2亿,把C轮融资的钱全部“烧完”。

但效果却不好,土巴兔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2.03亿元、5.7亿元、8.81亿元、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5亿元、-5.6亿元、-11.11亿元、-6.36亿元。据此计算,土巴兔在2015-2018上半年,营收不足20亿元,但净亏损却超过30亿元。

2018年12月,土巴兔撤销上市申请,就此折戟港股IPO。

从当时业绩数据和IPO失败可以看出,“互联网+”并没有啃下家装这个硬骨头。

在沉寂两年之后,土巴兔重启IPO。目前土巴兔还没有公布新的招股书,但让人又看到了互联网家装的希望。传统装修业务很多地方无法实现标准化和数字化,如果土巴兔能够啃下这个硬骨头,或能给行业带来巨大变革。不过,现在来看,难度很高。

商业模式还没完全跑通

官网信息显示,土巴兔的业务模式主要包括两条线,2C线向用户提供家装解决方案,包括信息发现、与服务供应商智能匹配、项目执行及质检、先装修后支付,以及客户意见反馈和其他增值服务;2B线向服务供应商提供订单推荐、会员服务、金融服务及保险推广及供应链管理解决方案。

但是有媒体分析表示,土巴兔“向用户提供家装解决方案”这种互联网家装核心其实就是派单。派单本质上是流量的倒卖,从寡头平台那里导流买来浏览用户,并筛选出真实业主出来,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卖给装修公司。

土巴兔实质上就是从中赚取一个差价。随着互联网流量越来越贵抬升成本,土巴兔能赚取的差价还变得更低。

土巴兔目前的业务及盈利模式,面临着技术含量低、竞争门槛低的问题,有太多互联网平台可以在不太高的投入情况下夺取其市场份额。

同时,通过互联网手段改造线下家装、提升家装行业效率方面,土巴兔目前既没有的过硬的技术,也还没有拿得出手的案例。

质量问题隐患

土巴兔平台上入驻了10万多家装修公司,仅凭这一数量就可以推断出土巴兔平台上的装修公司以中小装修公司为主。

中小装修公司价格相对便宜,更契合互联网平台以低价吸引客户的风格。但是装修本就是非标准化的业务,相对容易产生质量问题和纠纷。中小装修公司本身运营水平偏低、又有压缩成本的需求,因此更容易产生质量问题。

有媒体报道,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查询到,今年内针对土巴兔的消费者投诉共有34起。投诉数量多于其主要竞争对手。投诉原因主要有“拖延工期”、“平台不作为”、“劣质工程”和“退款纠纷”等。

家装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现阶段的互联网家装平台,其监控手段和系统还未完备成熟。同时平台上的装饰企业水平参差不齐,消费者在选择装企的时候一定要擦亮双眼,不可有‘平台上的就是好的’的想法。”

可见,与众多中小装修公司合作为土巴兔平台埋下了质量问题隐患。但是质量更有保障的大型装修公司议价能力强,且更愿意自己掌握获客渠道,与土巴兔合作的意愿低。这是包括土巴兔在内互联网家装平台面临的共同难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