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SPAC盛宴迎来高潮:环球音乐要借SPAC上市,估值超400亿美元

进入2021年来,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 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被讨论的越来越多,数据显示,仅今年一季度的SPAC IPO数量就超过了去年全年。

在这场狂潮背后,各大基金、投行、私人投资家纷纷参与其中。大量的SPAC被证明是稳赚不亏的,所以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交易只会更加火爆。

随着亿万富翁投资者、对冲基金大佬Bill Ackman的入局,SPAC交易将在美股市场迎来高潮。

史上最大SPAC交易

艾克曼(Bill Ackman)是美国知名对冲基金公司创始人,他和他的许多同行一样,常年在争议中浮沉,并累积了近30亿美元的身家。去年美股因为疫情的原因出现了多次的熔断,而Bill Ackman则果断出手,通过做空美股,赚了几十亿。

Bill Ackman显然有更庞大的计划,美东时间6月3日周四收盘后,就有媒体报道称Ackman旗下空头支票公司Pershing Square Tontine Holding(PSTH)正在和全球最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Universal Music)进行并购方面的磋商,从交易双方的规模来看,这显然引起了市场大量的关注。

外媒报道称,PSTH和环球音乐的交易已经非常深入,双方处于几乎将要达成交易的阶段。

如果完成这次交易,环球音乐(Universal Music)的股权估值将达到330亿欧元(约合400亿美元),企业估值达到350亿欧元(约合424亿美元)。

这将是SPAC狂潮下的最大一笔交易,合并后的新公司估值将达400亿美元。但在双方都没有宣布的情况下,这次谈判仍然可能会破裂,甚至有媒体称,PSTH只是接近收购10%的环球音乐股份。

截至美东时间6月3日美股收盘,Pershing Square Tontine Holding(PSTH)的股价为25.010美元,涨幅0.4%,总市值50.02亿美元。但随着盘后PSTH和环球音乐交易消息的流出,PSTH盘后股价甚至一度跳水超过10%。

上市早有“预谋”,腾讯投资血赚

去年7月份,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旗下的潘兴广场控股公司(Pershing Square Holdings)成立SPAC,通过IPO及其他渠道筹资了60亿美元,并随后以股票代码PSTH上市流通。Ackman在随后表示,PSTH未来将以一家“成熟的独角兽”为并购目标。

外界恐怕不会想到,Ackman竟然直接瞄准了全球最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这样的巨头。

PSTH和环球音乐的谈判正赶上环球音乐自身也有上市的意愿。今年2月份,环球音乐的大股东法国传媒巨头Vivendi对外界表示,他有计划让环球音乐在今年年内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Euronext NV交易所上市,预计估值将超过400亿美元。

相比荷兰阿姆斯特丹的Euronext NV交易所,PSTH将给Vivendi提供另一种上市方式,即通过SPAC交易投身到华尔街中去。一旦SPAC上市完成,对于环球音乐的所有股东来说又将大赚一笔。其中持股占比达到20%的腾讯集团似乎在无意中成为了赢家。

去年12月,由腾讯牵头的一个财团从Vivendi SE (VIVHY)手中购买环球音乐集团的10%股份,而在这次增持股份的一年前,腾讯牵头的财团首次购买了环球音乐的10%股份,目前腾讯对环球音乐的持股占比升至20%。

去年腾讯收购时对环球音乐的估值为300亿欧元(相当于368亿美元),而本次PSTH和环球音乐交易中后者企业估值已达到350亿欧元(约合424亿美元),不到半年,这笔交易已经为腾讯带来了超过15%的投资收益。当然如果去年Vivendi没有选择出售,可能这次的交易会为其带来更大的收益。

SPAC泛滥,SEC强监管失效?

通过SPAC IPO已然成为美股新上市企业中的主流。根据SPAC Analytics数据显示,今年美股IPO市场中高达79%为SPAC。而2020年这一数据只有55%,2019年以前占比都在在20%以下。而我们熟悉的,远在美国造车的贾跃亭,其FF(法拉第未来)汽车也宣布上市计划将通过SPAC实现。

在这场SPAC盛宴当中,私人投资大咖、华尔街外资大行均赚得盆满钵满。但在这种盛况之下,也有不少人对SPAC发出了警惕。高盛首席执行官就表示,这种繁荣“在中期是不可持续的”。

实际上,SPAC能繁荣起来的原因也就是它相较于IPO上市和借壳上市有许多优点,不仅所用时间周期短,能更快地帮助企业融资。更重要的是SPAC可以绕过美国证监会地监管和审查,这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是很大的诱惑,整个上市几乎没有不确定性因素。

面对美股SPAC的泛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显然不会坐视不管。5月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新任主席Gary Gensler在出席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的附属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SPAC对政策和投资者保护构成严重问题。并对SPAC的结构是否能适当地保护散户投资者提出了质疑。

对于市场中的多数投资人来说,SPAC的投资回报被夸大了,与热度不符。很显然SEC正密切关注SPAC相关公司的结构性、披露性问题。

即使SEC已经对SPAC泡沫进行了风险提示,并采取了更为严苛的监管方式,但这场SPAC盛宴仍然没有散去的迹象,在美国经济刺激计划的“温床”下,这种狂热或许将继续持续下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