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电科技赴港IPO:营收复合年增长率112.5% 去年亏损超1亿

4月30日,杭州小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电科技”)在港交所披露招股书,正式开启港股IPO之路,中金、瑞银为公司联席保荐人。

浙江证监局官网显示,2020年7月,小电科技与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在创业板上市。2020年7月至2021年1月,小电科技完成3期上市辅导工作。不过到了2021年4月,浙江证监局官网发布了浙商证券关于终止小电科技辅导备案的申请报告。报告称,“鉴于小电科技战略调整,公司决定暂时调整上市计划,双方经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小电科技拟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

营收复合年增长率112.5%,去年亏损超1亿

小电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营收分别为4.23亿元、16.36亿元、19.1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112.5%。从利润来看,过去3年分别为-0.45亿元、1.94亿元和-1.07亿元。虽然小电科技近3年营收在不断上涨,但2020年盈转亏,净利润亏损超1亿元。

小电科技表示,2020年上半年由于发生疫情,小电科技许多业务拓展人员无法前往与潜在点位与合作伙伴会面,许多现有及潜在的点位合作伙伴不愿意与小电科技续签或签订合作协议,由此导致收入大幅下降,去年上半年产生了净亏损。另外小电科技内部运营也受到了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小电科技大部分员工无法在办公室工作,对公司劳动生产率及运营效率产生了负面影响。

成本及开支方面,小电科技占比最大的一项是分销及营销开支。2020年,分销及营销开支为14.72亿元,同比增长39.8%,远高于同期营收同比增速的16.8%。

引发分销及营销开支同比增速高于营收规模的原因,正是点位覆盖率。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分成费用(与商户点位合作伙伴进行渠道收入分成)为7.10亿元,同比增长23.7%,约占分销及营销开支的48.3%;进场费(以进场费方式吸引新点位或挽留现有点位)为3.02亿元,同比增长114.2%,占分销及营销开支的20.5%,同比提升了7.1个百分点;雇员福利开支为3.68亿元,同比增长31.4%。其中,进场费增速最大。

站点覆盖率居行业首位,腾讯持股9.77%为第一大机构股东

2018年、2019年与2020年,小电科技的投入研发资金分别为3720万元、1.02亿元,1.19亿元,分別占同期总收入的8.8%、6.2%与6.2%。截至目前,小电科技持有49项专利及63项软件著作权,以及60项待审批的专利申请。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科技共享充电服务点位数已达71万个,投放充电宝近600万个,其中直营与第三方渠道的占比为93.6%和6.4%。招股书显示,在站点覆盖率这一数据指标上,小电科技以29.2%在行业内位居第一,其中,在星级酒店覆盖率高达47%,餐饮覆盖率也逼近30%。

订单数据方面,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电科技注册用户数已达2.37亿,日峰值订单数为210万次,累计订单数为11亿次。

在IPO前,小电科技创始人、CEO及法人代表唐永波持股26.82%,腾讯关联公司林芝利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9.77%,为小电科技的第一大机构股东。红杉资本持股5.66%,蚂蚁持股4.97%,高榕资本持股4.69%,元璟资本持股4.56%,金沙江持股7.17%,王刚持股3.48%。

涉及两起未结诉讼,去年1502万元资金因诉讼受限

根据招股书,小电科技表示,2020年12月,公司针对一家充电宝制造商向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提起总额人民币3600万元的法律诉讼,以根据双方订立的协议就产品质量问题寻求赔偿。不过,2020年12月下旬,该制造商对公司提起另两项总额约3920万元的法律诉讼,就已交付产品寻求付款。截至提交招股书,涉及该制造商法律诉讼仍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结果未能确定,公司11月已经终止与该制造商的合作。于2020年12月31日,公司应付该制造商的贸易应付款项约为3410万元。

制造商以外,公司还涉及担保被起诉赔偿风险。2019年6月,公司为一家设备供应商提供担保,2020年6月,公司在上游供货商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的法律诉讼中被列为共同被告,指称公司须就硬件供货商约人民币1520万元的逾期付款与该名供货商一并承担共同责任。截至2020年12月31日,应付该硬件供应商的贸易应付款项超过该金额,若法院判决该硬件供应商或集团败诉,有关款项将用于抵销向上游供应商的付款。

招股书显示,小电科技2020年因诉讼而受限制的资金约1502万元。

被曝归还充电宝后,仍偷偷扣除99元押金

据时间财经报道,近日,多位消费者反映,他们正常归还小电科技充电宝后,却突然被扣掉了99元押金。经过交涉,小电科技客服要求他们调取监控录像,证明已归还充电宝。

不过,当用户小悦提供监控资料后,小电科技客服却以超过48小时处理时间为由,拒绝退款。“我已经提供了视频,客服也承认我真的归还了,他们又说超过48小时无法退款。其实我觉得,不管有没有这个证据,只要你过了48小时,钱就不会给你了。”小悦无奈地表示。

据了解,小悦所说的“48小时时限”,是指小电科技以其使用充电宝持续未归还为由,扣掉99元押金后起算,之后的48小时内,因小悦没有去申诉提供证明,99元押金就无法退还。

据小悦介绍,她于4月4日下午使用小电科技共享充电宝20多分钟,随后立即归还,4月8日早6点发现被扣掉99元押金。在此前近4天时间里,小悦表示未收到小电科技任何未归还成功或拟扣款的提示。

随后,小悦联系小电科技方面,客服表示,需要她从商家处调取监控,来证明已成功归还。4月10日下午,小悦从商家处调取到视频并发送给小电科技客服,当日下午6点,小电科技客服回复收到视频,并确认其已归还。不过,小悦同时被告知,她的订单因超过客服处理时效内的48个小时,押金仍无法退款。

小悦的遭遇并非孤案。重庆用户小丁亦表示,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监控视频,但由于商家监控根本照不到充电宝机器桩,在等待半个月后,小电科技客服同样以超过48小时时效为由,拒退押金,“我觉得小电科技就是瞅准消费者没有办法找到监控视频,抓住这个漏洞来扣你的钱”,小丁说。

此外,还有部分受访者表示,因当时借用地点在医院、外地旅游的景区,以及路远、且涉及隐私等原因,很难拿到监控视频,至今仍未退款成功。

新浪微博平台上关于“小电充电宝”话题的阅读量已超20万,不少用户反映归还了小电共享充电宝后,仍在未被提前告知的情况下,扣掉了押金。

重庆盟昇律师事务所罗开诚律师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商家制定的“48小时之内自证其清白”规则,属于以格式合同或通知、声明等方式排除或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了消费者责任。此外,经营者利用其交易强势地位,不顾消费者意愿,单方面制定并强推消费者在48小时内自证其清白,否则扣掉押金规则,违背自愿、平等、公平的法律原则,其行为无异于强制交易,侵犯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