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撤了申报材料就没事 现场核查照旧:博科资讯和大汉科技问题还真不少

最近,在博科资讯、大汉科技撤完IPO申报材料后数月之后,有关部门对其进行现场核查的结果出炉,最终还真被发现不少问题。

撤了材料,核查照旧

博科资讯、大汉科技撤回申报材料,不过核查依然照样进行。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6月30日,博科资讯科创板IPO申请获得受理。该公司是一家从事信息管理软件的研发、销售的企业,2019年净利润3100万元。

2020年7月28日,公司收到第一轮问询函。根据相关规定,博科资讯回复总时长只有2个月。然而,博科资讯接到问询函后迟迟未能回复,直到离最后大限只有3天(2020年9月25日)时,博科资讯宣布撤回申报材料。

资料显示,博科资讯保荐机构为申万宏源,保代为袁靖、冯震宇;会计事务所为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签字会计师为徐海峰、方海杰。

而大汉科技创业板申报材料于2020年7月16日获得受理,公司从事建筑起重机械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2019年净利润1.94亿元。

同年 8月13日,大汉科技进入问询阶段,12月25日该公司披露了首轮审核函回复。据统计,首轮审核问询函共包括36大类问题,涉及到违规担保及资金占用、信息披露差异、第三方回款及员工代收款、核心技术、经营资质等各个方面。与此同时,大汉科技在受理期间,监管机构对其启动了现场督导工作。

2021年1月22日,大汉科技主动申请终止IPO,并撤回申报材料。

资料显示,大汉科技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保代徐懿、牟英彦;会计事务所为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签字会计师是毕强、江建。

上述2家企业虽然撤回申报材料,但对其核查并没有放松。

问题还真不少

事情就怕较真,有关部门在对博科资讯、大汉科技现场督导中还真发现不少问题。

博科资讯主要存在2大问题:主要供应商为关联方被公司隐瞒;多次向持股5%股东关联方进行资金拆借未披露。

相关公告显示,上海佘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佘政信息)是博科资讯的主要供应商。由博科资讯前副总经理孔德培实际控制。2016年2月,孔德培从博科资讯离职。根据相关规定,孔德培的离职处于报告期(2016-2019年)前12个月内,构成博科资讯关联自然人,因此佘政信息构成了博科资讯的关联法人,相关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但博科资讯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没有披露佘政信息是关联方。

更为严重的是博科资讯未披露与关联方多次资金拆借。

陈荣是博科资讯持股5%以上股东,其控制的或担任董事的6家关联方与博科资讯存在业务往来,而且陈荣及上述部分关联方与博科资讯还存在多次资金拆借等情况。但博科资讯对上述事实没有进行披露。

与博科资讯存在的问题不同,大汉科技在经营数据上出现错误。

数据显示,2017-2020年6月底,大汉科技披露的第三方回款金额分别为2429万元、7575万元、8786万元和182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07%、7.60%、4.19%和1.34%。但深交所现场督导发现,公司第三方回款金额统计存在错漏。

经营数据出错还不止一处。

同样是在2017-2020年6月底,大汉科技披露采用居间服务模式实现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6.80%、70.03%、79.32%、66.25%。据介绍,大汉科技每年都会与全部居间服务商签订服务协议并约定佣金计提费率作为结算居间服务费的依据。

但深交所现场督导发现,该公司仅与部分居间服务商签订协议并约定佣金计提费率,而且前五大居间服务商的名称、排序和居间服务费都是错的。

犯错就要被处罚,博科资讯、大汉科技因此分别被上交所、深交所出示监管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