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头条”争夺战:怪兽充电成第一股,街电合并搜电

愚人节当晚,共享充电宝领域上演“头条”争夺战。4月1日晚间,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与此同时,头部玩家街电宣布与搜电正式合并,双方将共同组建全新的集团公司。令业内瞩目。

2017年共享充电宝行业洗牌之后,2019年又涌入了一批新玩家,目前行业已形成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美团共同竞争的格局。从2020年7月,小电传出拟挂牌创业板后,怪兽充电捷足先登成为行业第一股,如今街电与搜电合并,行业竞争加剧,尾部品牌生存更难。

怪兽充电成为行业第一股

4月1日晚间,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EM”,共发行1765万股ADS,发行价定为8.5美元/ADS,开盘价报10美元,较发行价8.5美元涨17.64%,市值达27亿美元。怪兽充电的基石投资者阵容分别为高瓴资本、AspexManagement(HK)Ltd.和小米科技,合计意向认购1.1亿美元。高盛、花旗、华兴、中银国际共同担任承销商。

从3月13日递交招股书,到4月1日正式挂牌上市,怪兽充电不到20天完成了上市流程。同时,怪兽充电从创立到上市也花了不到四年的时间。2017年5月,怪兽充电在上海正式成立,怪兽充电的创始人蔡光渊曾任优步上海的总经理兼全国市场总监,创始团队来自美团、优步、阿里巴巴、百度等公司。

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可行性在怪兽充电身上验证,招股书显示,2019年怪兽充电营业收入为20.22亿元。尽管在2020年上半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怪兽充电2020年的营业收入达28.09亿元,同比增长38.9%。

与此同时,2019年怪兽充电的净利润为1.67亿元,净利率为8.2%。2020年怪兽充电取得了7540万元的净利润,净利率为2.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和1.13亿元。

怪兽充电在2017年完成多轮融资。2019年12月,怪兽充电完成5亿元C轮融资。招股书中还披露了怪兽充电近期完成的D轮融资,由阿里、CMC领投,凯雷(CGI)、高瓴、软银亚洲跟投,融资金额超过2亿美元。该轮融资成为阿里入局共享充电宝的占位局。

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管理层持有超级投票权,对公司拥有控制权。机构股东中,阿里为第一大股东,持股16.5%。此外,高瓴持股11.7%,顺为持股8.8%,软银亚洲持股7.7%,小米和新天域均持股7.5%,云九和CMC分别持股5.8%和5.4%。

怪兽充电拟将IPO募集资金用于进一步的市场扩张,继续扩大重点商户(KA)网络,提高运营水平,加强技术能力,强化品牌,寻求战略联盟和投资机会并探索新商机等。

探索新商机便是白酒行业,今年初,怪兽充电内部孵化的新锐白酒品牌“开欢”面世,目前已在线上线下同步发售。怪兽充电介绍,开欢面向青年群体,将白酒酿造传统融入互联网文化,主打柔顺爽甜、饮后无负担的“新型”白酒。

街电与搜电合并,谁是行业第一?

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诞生之夜,头部玩家街电耐不住寂寞,4月1日晚间,街电公告称,与搜电正式合并,双方将共同组建全新的集团公司。“街电”与”搜电”将作为同一集团公司旗下的两大子品牌,并保持原有的业务和团队独立运营。原街电、搜电的管理团队将与投资机构一起组建新的董事会,并实行联席CEO制,共同决策两大品牌未来发展战略。

街电成立于2015年11月,因陈欧赚足眼球。2017年8月,聚美优品宣布完成对街电的收购,其全资子公司将持有街电60%的股份。不过,在收下共享充电宝的同时,聚美优品董事长陈欧也遭到了股东的质疑,直斥其让股东处在“盲飞”状态。

2019年4月,有消息称,蚂蚁金服或正在攒局撮合国内两大共享充电宝品牌街电与小电合并。当时,街电方面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回应称,“不属实消息。”小电方面则表示,不予置评。此外,街电与来电的专利纠纷不断。

2020年1月,陈欧时隔三年后再次抛出聚美优品私有化要约。外界认为,聚美优品电商业务萎缩严重,私有化实为街电。聚美优品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聚美优品持有街电的股权达82.07%。2018年,包含街电在内的服务与其他收入达9.3亿元,较2017年的1.8亿大幅增加,而且已经占聚美优品总营收21.7%。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份额,街电以40.5%占比排名行业第一,而小电、怪兽及来电占比分别为23.6%、20.9%和11.7%。此后,随着疫情与行业竞争,小电与怪兽充电的占比逐渐提升,与街电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此次,街电在合并公告中称,双方合并后,用户规模将突破3.6亿,日订单峰值将达到300万单,市场份额行业第一。而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保持快速增长,达到3.07亿人,但2020年预计受疫情影响降至2.29亿人。

“市场份额排名第一”也各有说法,另外一家咨询平台艾瑞咨询的行业报告显示,从2020年的市场格局来看,怪兽充电后来居上,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共享充电行业第一,成为中国最大的共享充电运营商。

与街电合并的搜电成立于2015年9月,以代理模式立足,此前搜电在行业默默无闻,各大行业报告未见其影,而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搜电加大品牌宣传力度。业内人士认为,代理模式虽然轻资产轻运营,但品牌忠诚度差,平台管控能力弱。

有意思的是,搜电在4月1日宣布,过去6个月连续完成两轮融资,累计融资规模超8亿元。此外,近期关于搜电的报告也增多,弗若斯特沙利文与头豹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1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白皮书》显示,美团、搜电等以代理模式为主的企业在疫情后业务快速增长,挑战“三电一兽”的竞争格局。

涨价声音下,行业头部效应或更为明显

共享充电宝被外界认为是“闷声发大财”的行业,随着近期怪兽充电传出赴美上市的消息,共享充电宝再次以“涨价”之姿重回大家视野。实际上,共享充电宝已走过一轮行业发展周期。

2017年是共享经济元年,资本的青睐让共享充电宝风光无限。乘着风口,2017年春夏之交的40天时间里,共享充电宝行业拿到11笔融资,近35家机构入局,融资额约为12亿元,这个融资数额是2015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获得融资额的近5倍。

一哄而上快速迎来洗牌重整。当年10月,乐电宣布停止运营,在此之前,已经有河马充电、小宝充电等企业出局。此外,包括泡泡充电、创电等多家企业走到项目清算阶段。随后,共享充电宝行业基本进入到巨头阶段,形成“三电一兽”格局。

行业“烧钱”洗牌之后,玩家开始涨价回血。2019年下半年,继共享单车告别一元时代之后,共享充电宝出现涨价。2019年9月,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共享充电宝并非一刀切式的全行业全场景提价,也没有清晰的提价轮次,但从总体上看,行业的收费标准的确比之前有所提高。共享充电宝已经涨价至2-4元/小时,大多收费集中在2元/小时。

行业盈利再次吸引玩家入局,2019年下半年,美团传出将在全国大规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共享充电宝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期,注册量涨至68家,同比增长172.0%。2020年注册量达到十年来最高的84家,同比增长23.5%。目前我国共有共享充电宝企业213家。

近期以来,有用户反映共享充电宝再次涨价。3月30日,通过查询十数位用户近年来共享充电宝消费记录,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从2020年下半年起,街电、小电、怪兽充电、美团充电宝等平台收费标准在3元/小时。

有共享充电宝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共享充电宝的进场费占大头,这几年行业竞争加剧,入驻商家的进场费比例不断上涨,但生存还需要靠商户,商家分成比例越多,平台为了经营获利,一来二去价格就抬起来了。”

实际上,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涨价回血后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开始谋求上市。2020年6月,小电科技同浙商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创业板挂牌上市。目前还未有公开进展。小电是曾任职阿里的唐永波在2016年创办,金沙江创投、腾讯、红杉中国和高榕资本先后参与融资。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共享充电宝涨价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恶性竞争导致的入场成本急剧攀升;另一个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的盈利需要。“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弹性较弱,换句话说就是需求比较刚性;即使涨价,短期内也不会对销售量有特别大的影响。”

艾瑞咨询认为,随着5G的爆发带来更多的需求,共享充电宝市场规模在2021年与2022年快速增长;市场格局或调整,集中度或再次提高;头部加快向三四线城市渗透,渠道商比重或上升;不排除合并、收购、上市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