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货运今年扎堆上市?可能没那么快

3月30日消息,据腾讯科技援引知情人士报道,总部位于香港的物流“独角兽”快狗打车正考虑最早于今年在香港IPO,计划募资4亿至5亿美元。另外,该公司也在探索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的方式在美国上市。

针对上市传闻,快狗打车公关部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暂不知情”。

快狗打车原名“58速运”,于2014年9月正式上线,定位为短途货运交易服务平台。2017年8月,58速运与香港短途货运服务商Gogovan合并,发力海外市场,并于隔年7月拿到第一期2.5亿美元融资,2018年8月,58速运正式更名为“快狗打车”。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58速运关联公司为2014年成立的天津五八到家生活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姚劲波。股东信息显示,五八有限公司为天津五八到家最大股东,持股比例94.1%,其余股东包括陈小华、姚劲波,姚劲波为疑似实际控制人。

混战多年,同城货运企业扎堆上市?

相比网约车、共享单车等领域,同城货运发展更早,但始终不算特别热门的行业,互联网公司进入之前长期处于零散杂乱的状态。

伴随着国内O2O浪潮的兴起,2013年货拉拉成立,随后58速运、蓝犀牛、一号货车等上百家公司相继成立,“互联网+货运”混战开始。

快狗打车何松此前曾表示,“在2015至2019年的四年里,包括快狗打车在内的货运平台主要解决了0-1标准化的问题。”

事实上,上述四年里除了货运市场在收费标准和流程服务上加速成熟,2018年共享经济泡沫带来的资本寒冬让O2O热潮退去,同城货运领域大批创业公司难以为继,经历类似“千团大战”的合并出清后,市场上两大头部玩家为货拉拉和快狗打车。

根据Fastdata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同城货运网约车趋势报告》,2019年1-4月货拉拉的市场份额达到53.6%,第二名快狗打车为24.6%,互联网同城货运“一超一强”的格局形成。

3年前货拉拉曾传出赴美上市消息,其创始人当时也曾表示,“货拉拉上市是一定的,也就是三五年时间吧。”不巧的是,经历了今年的“乘客跳车”事件,货拉拉准备IPO的计划无疑要再放缓。

这对行业第二名来说未尝不是弯道超车的机会。

参考网约车领域,滴滴在经历安全事件后IPO无限延迟,而嘀嗒出行正是通过抢占顺风车市场份额拿下细分领域第一,已于去年10月抢先递交招股书。

事实上,货拉拉、快狗打车之外,“货运版滴滴”满帮宣布进军同城货运市场,今年也曾传出上市消息。尽管同城货运平台混战多年,上半场的胜利只是暂时,上市是“加速器”而非“定心丸”,新玩家的不断涌入让下半场格局仍然存在变数。

据《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同城货运市场排行前十的企业,市场占有率仅为3.5%,这意味着还有96.5%的巨大金矿尚待掘金者们开发。

巨头“迎战”,“补课”安全

对于快狗打车、货拉拉们来说,竞争的维度已经被打破,追赶者不止局限于同一赛道。

前文提到的满帮集团深耕城际货运之后,进入同城货运已是业务扩张的必然。顺丰的入局代表着快递行业玩家的切入,而拿下网约车市场绝对份额的滴滴为探索盈利业务,也已成为巨头入局同城货运市场的代表。

网约车、快递行业头部切入同城货运市场或形成一定示范效应,有观点认为,随着进入者的增加和现有参与者的扩张,未来的同城货运市场或会重现资本大战。

但客观来说,目前上述企业均在盈利需求和资本压力之下,再展开大规模补贴竞争模式的可能性不大,但竞争仍会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此外,和网约车领域此前面临的问题类似。安全、合规同样是悬在同城货运平台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货拉拉“乘客跳车”事件暴露的安全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整个同城货运行业此前均存在的隐患,未来挑战是相同的。

乘客安全之外,相对“低调”的同城货运市场也滋生了一定的灰色地带,司机为了节约成本私下改装车内结构、违规载货、私自绕路、线下坐地起价等违规行为仍然存在,反映了平台对流程和规范的执行与监控落实不到位。

事实上,对于网约车、货运等服务平台,达成行业标准化共识只是发展的前提,如何落实和贯彻执行标准化才是难题。目前黑猫投诉针对快狗打车和货拉拉的投诉量分别为3532件和2617件。

相对于网约车而言,货运平台标准化除了涉及到乘客,还涉及到货物、搬运、差异化服务计价等更细节的问题,加大投入资源到流程监控与用户服务已是必然。网约车走过的路,补过的课,同城货运玩家们没预习,但也逃不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