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5家企业创业板IPO打退堂鼓:广东占四分之一 中信证券6单居首

注册制是资本市场成熟标志,但绝不是对上市企业质量降低要求。可是偏偏就有部分企业想多,趁着注册制快速推进之际“浑水摸鱼”。

退潮后,谁在裸泳?

在监管机构加大对IPO排队公司质量审核后,今年仅创业板就有45家企业打退堂鼓。从企业属地看,广东省最多,占25%。从保荐机构看,中信证券以6单位居首位。

从撤材料表面原因看,现场核查是“必杀器”,很少有企业不怕这个独门绝技。1月底,11家创业板排队企业被抽中需要核查,9家听闻后立即主动撤退。其中,湖南星邦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甚至主动交代,是三大机构让自己撤材料。

今年45家IPO企业撤材料

广东占四分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第一个季度45家拟创业板IPO企业申请撤回。它们分布在15个省市自治区,20个行业。

从地域来看,注册地在广东的撤回企业数量最多。据挖贝网梳理,广东共有11家企业撤回了申请材料,占创业板撤回的四分之一。撤回量排在第二位的则是江苏,共有9家。北京、浙江并列第3位,分别有5家。

从行业来看,专业设备制造业成为撤回“重灾区”,共有6家创业板拟IPO企业申请撤回。其次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以及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等3个行业,均有5家撤回企业。

涉及90位保代99位签字会计师

中信证券保荐6家撤回数量居首

撤材料企业创下新高,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相关监管机构领导人一语中的指出,最近,在IPO现场检查中出现了高比例撤回申报材料的现象,据初步掌握的情况看,并不是说这些企业问题有多大,更不是因为做假账撤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不少保荐机构执业质量不高。

数据显示,45家企业撤材料,共涉及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华泰联合等24家保荐机构,18家会计事务所,90位保荐代表,99位签字会计师。

保荐机构方面,大机构基本都上榜。由中信证券保荐的企业达到6家,位居榜首。紧随其后的是民生证券和国信证券,分别有4家服务企业撤回材料。排在第三位的则是华泰联合与东吴证券,均有3家。

会计事务所方面,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服务企业达到8家,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有7家。第三位则是容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有5家。

现场检查成“大杀器”

从撤材料企业看,但凡被抽到需要现场核查的,企业基本都主动打退堂鼓。

2021年1月31日,证券业协会组织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抽签仪式,20家申报企业将被抽查。其中11家是创业板排队企业,而这些企业中竟然有9家在接到核查通知就主动撤材料。

“诚实”的湖南星邦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司官方公众号上发文透露,公司被抽中现场核查后,三大中介机构主动对公司进行“劝退”。

仅半数企业仅经过首轮问询

9家企业已问询未回复

从IPO进度看,45家撤回申报材料的企业普遍都进入了问询阶段,仅有柠檬微趣一家在撤回前未收到深交所的首轮问询。

在剩余44家已问询企业中,正业设计、远大住宅等19家企业回复了首轮审核问询函后撤回。

恒伦医疗、华鹏智能等9家企业在收到首轮问询函后,未回复就选择了撤回创业板IPO申报材料。

经营情况成必答题

梳理上述企业所披露的审核问询函发现,经营状况成为上市必答题目。

具体来看,地域集中性、同业竞争、业务资质、税收优惠、收入确认政策、收入季节性、对大客户及主要供应商的依赖性、现金流水平等与经营状况相关的问题是审核问询函的重点。

提倡“三创四新”的创业板来说,科技属性也是问询中的重点。包括核心技术人员稳定性、核心技术与资质、研发费用、合作研发模式、外协加工等

企业的经营的合法合规性也被重点关注,如招投标合法性、行政处罚、环保合规等。

从企业来看,制造商OED/OEM模式受到了重点问询;对于医疗企业来说,带量采购与一致性评价、“两票制”的影响成为必答题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