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一科技IPO:亿元现金亏空 父女控股或厚此薄彼

2020年11月16日,新三板摘牌公司湖北中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一科技”)向深交所创业板提交上市申请。经深交所首轮问询后,2021年2月7日,中一科技再次向深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中一科技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亿元现金亏空等问题,起了外界的关注。

亿元现金亏空

据中一科技招股书,2017年-2020年上半年,中一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851.81万元、-10333.83万元、-25766.75万元和-8815.41万元。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中一科技表示,主要系报告期内电解铜箔市场经营环境变化,公司客户使用票据付款方式较多,公司取得票据后主要用于贴现或支付固定资产采购款,而公司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仍以现款结算为主,导致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

令人担忧的是,如短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且不断扩大,中一科技将面临较大的偿债和筹资压力。注意到,此次IPO募集资金7.16亿元,其中拿出2亿元来补充流动资金,从而满足公司日常经营活动的资金需求。

此外,由于中一科技所属电解铜箔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还具有投资周期长、投资规模大的特点。2017年-2020年6月末,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1.36、1.10、1.44和1.60;公司速动比率分别为0.95、0.85、1.11和1.16,若未来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降低,公司将可能存在短期偿债能力较低的风险。

父女控股64.3%股本

据中一科技招股书,中一科技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汪汉平,直接持有公司2848万股,占总股本56.38%。其他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为汪晓霞、中一投资。其中,汪晓霞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汪汉平的女儿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4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7.92%。

市场人士认为,一直以来,股权集中、“一股独大”被视为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绊脚石。特别是在民营企业中,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某一自然人或者家族,公司治理结构弱点将更加突出。家族式企业在人力资源优化配置、建立合理的人才结构等方面存在弊端。家族成员之间容易通过控制董事会来影响公司的重大决策,有可能伤害其他小股东的权益。在聘用人员方面,容易“任人唯亲”,在职工升职考量上,容易受道德影响优先给“有背景”的人升职加薪,可能导致其他人才的流失,对公司的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市场质疑,这种家族式企业,若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经营、财务决策、重大人事任免和利润分配等方面施加不利影响,将存在损害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毛利率不断下滑

从中一科技业绩来看,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中一科技分别实现营收4.98亿元、6.02亿元、8.31亿元和4.4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7亿元、0.66亿元、0.41亿元和0.34亿元。其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锂电铜箔和标准铜箔,其中,锂电铜箔的营收占比为43.13%、37.70%、49.01%和49.12%,标准铜箔的营收占比为56.87%、62.30%、50.99%和50.88%。

报告期内,在营收保持逐年增长的情况下,其净利润反而呈整体下滑趋势,也就是说其增收不增利的局面已持续多年。

报告期内,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9.39%、21.48%、15.51%和17.49%。中一科技表示,电解铜箔下游市场变化、新产线投产导致制造费用上升、新产线试生产阶段良品率较低和主营业务产品及客户结构转变等均导致了毛利率的下滑。

将其毛利率与诺德股份、超华科技和嘉元科技对比发现,行业综合毛利率均值为23.91%、23.51%、27.54%和22.19%,显著高于中一科技。从一定程度上说,在锂电材料领域,其产品的竞争力不足且相对同行较为羸弱。

客户与供应商均强势

中一科技面对的客户,主要是宁德时代等行业领先公司,显示中一科技技术实力不错,能满足行业领导者的产品需求。但宁德时代一家即占到中一科技销售额的30%,这当然使得中一科技毫无议价能力。

雪上加霜的是,中一科技的供应商也非常强势,前五家供应商占到采购金额的90%,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比例超过30%,显然使得中一科技有求于供应商。招股书还披露,供应商要求现金付款,对现金紧缺的中一科技来说,自然更显压迫

董事长汪汉平实控6家公司

据天眼查数据,中一科技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为汪汉平有4则任职信息,担任股东3家,且担任高管4家,有实际控制权的竟多达6家。

尤为注意的是,汪汉平有89条周边风险,且预警提醒38条。其中,他担任股东的应城市亿丰铜业有限责任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湖北中科铜箔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湖北中科铜箔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企业借贷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湖北中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湖北中一新能源有限公司曾因定作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湖北亿立铜业有限责任公司曾因其他原因而受到行政处罚等等。

市场质疑,虽然公司已经建立了相关公司治理及内控制度,以防范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操控公司的情况发生,但未来仍存在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损害发行人的利益或做出不利于发行人利益决策的可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