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典当一哥”十个月持续闯关IPO 同祥金融押注房地产业后遗症凸显

《投资者网》乔锐早在10多年前,当国家宣布取消电煤指导价后,煤老板们赶上了“满地捡钱”的狂欢时代。之后数年间,煤老板一掷千金、挥金如土的传说经常会在房地产、娱乐圈等热门行业流传,其中也不乏有煤老板们从“撒钱狂欢派对”中退出,转身又冲进了名表店。

他们重归落寞时,当中一些人又走进了典当行。

历史底蕴深厚、表面上一本万利的典当行业,对于相当一部分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的“专业人士”来说,或许又极其陌生。在分属于不同行业的数千家上市公司中,主营典当业务的企业屈指可数。

3月12日,向港交所更新招股书的中国同祥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同祥金融”),便是内地典当行业中的一例。

没落煤老板们东山再起的“希望”

“在太原没有,他们就去北京买,我的好多同事连表带人都被老板们带走了。”从事名表销售多年的老赵在同《投资者网》交谈中,对帮助他实现“财务自由”的煤老板们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老板们买的都是价格在六、七位数以上的名表,所以我们的提成就非常可观,当然,具体数字我不能透露。那个时候好多人认为煤老板盲目乱花钱,但是我不赞同——他们在选购时都会选择比较稀罕、保值能力极强的产品。”

“当时那一批煤老板心中有很重的‘江湖情节’,他们坚信,只要那块随时可以换套房的表还在,即使哪天时运不济,手腕上这块圆盘就是东山再起的希望,也是破釜沉舟的勇气。” 老赵如是说。

2008年煤炭行业经过大变革后,大批煤老板们的处境已是日薄西山。随着他们的债台高筑、资产被查封,那些曾经的光鲜亮丽早已不复,此时,唯一撑起煤老板东山再起希望的,是这块手表最终的去向——典当行。

在人们眼中,拥有千年历史的典当行业是一门暴利生意,古语有言:“西商妙算果通神,典当重开用现银。就便亲爹能出世,三分一律不饶人。”

时至今日,典当行业依旧有其生存的市场。中国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曾指出:“截至2019年末,全国共有典当企业8397家,注册资本1722.6亿元,资产总额1602.7亿元,典当余额992.86亿元。”

细究同祥金融就会发现,其登陆资本市场可谓底气十足: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 于2019年12月31日,同祥金融在河北省的典当公司注册资本合计2.6亿元,占同地区典当贷款提供商总注册资本约2.9%,排名在河北省第一;在北京的典当公司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名列北京市第六。另外,在收入方面,同祥金融在河北省同行中也高居第一位,占河北省典当贷款提供商总收入的12.2%。

“38号文”监管下撑起大半收入的管理费

招股书中重点提及的注册资本,对于典当行业来说,是避不开的“硬指标”。

从事典当行业九年有余的小云向《投资者网》表示:“典当行业门槛很高,其中核心就是资金。从事业务必须使用自有资金,否则就属于‘非吸’。‘38号文件’对该指标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规范。”

行业内口中的“38号文件”,指的是2020年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典当行监督管理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中明确规定典当行不得有“集资、吸收存款或变相吸收存款;与其他典当行拆借或变相拆借资金;超过规定限额从商业银行贷款;对外投资;通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或渠道融资”等行为。

除此之外,通知指出,对新取得《典当经营许可证》的典当行,要持续跟踪半年以上,监督是否存在抽逃注册资本、违规违法经营等情况。

单从监管对注册资本及自有资金运营的要求来看,同祥金融“河北省第一”的称号确是实至名归,那么,支撑其夺得河北省内排名第一的收入来源又来自何处?

典当行业根据“当物”(即抵押物)类型不同,普遍将业务分为三类:房地产、产权(股权等)及动产(行业内称民品)。在华东地区经营典当行业多年的老耿向《投资者网》表示,目前行业内头部典当行都以房地产典当业务为主:“典当行盈利模式非常简单,利息+管理费。监管对两项费率的上限都有规定,典当行主要盈利来自于管理费。”

根据同祥金融招股书,按贷款利息及综合管理费划分的收入明细中,综合管理费于2018、2019及2020年占比分别达到79.8%、80.1%及85.1%。由此可见,以当物价值为基础的综合管理费在典当业务中的支柱地位。

房地产典当并非长久发展之计

“之前我们这里接过一件玉器,品相不错,绝当(借款人放弃赎回)之后根本没法出手。拿着东西不管走到哪问价,都超过30万,当你问‘15万卖给你怎么样’的时候,却没有人愿意接。”老耿表示,相比起来,房地产品类作为近年不断增值的硬通货,单价、收入都更高,对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典当行来说是更佳的选择,“房地产类当物单品金额大,自然利息与管理费用可观。另外,民品对于估价及鉴定的技术要求高,又挣不了多少钱。”

作为“河北省第一”的同祥金融自然深谙其中道理。

根据招股书,公司2018、2019及2020年的收入分别为5614.2万元、6795.2万元及1.21亿元。其中,房地产典当业务收入占贷款利息总收入比分别达到74.7%、78.4%及68.1%。仅在2020年,房地产典当业务新增贷款项目就有157个,贷款总额超过6.6亿元。而个人财产类中,同期217项新增贷款贡献的贷款总额仅有1012.2万元。

尽管房地产典当业务“很香”,但或许不是长久之计。

老耿向《投资者网》表示,未来典当行业专营民品典当是“大势所趋”:“典当行业必将回归本源,所有同行都要转型重点经营民品典当,不管现在谁在某一细分业务领域走得更远,将来都是殊途同归。”

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通知中就明确指出:“典当行应当回归民品典当业务本源,逐步压缩房地产典当业务比重”。

房地产典当业务作为同祥金融的营收支柱,受该项规定影响不可低估。对此,公司称“于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并无明确的指引、要求或命令规定房地产典当贷款占总体业务的特定比例”。尽管如此,同祥金融还是强调将逐步转变而集中发放更多以非房地产作为典当品的贷款,公司财报则显示,其房地产典当利息收入总额由2019年度的78.4%下降至2020年度的68.1%。

就公司经营规划及房地产典当业务相关问题,《投资者网》向同祥金融发函调研,但并未得到对方的回复。

而且,值得关注的是,算上一开始递表到更新招股书的时间,同祥金融从2020年5月22日至今一直为上市冲刺,10个月已然匆匆而过。同祥金融是否能冲刺成功,恐怕还有待观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