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数科确定筹备在港上市

近日,360数科首席财务官徐祚立在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回答分析师提问时表示,就香港上市而言,仍在处理一些技术性的问题,目前还处于A1前期的阶段。在轻资本模式下,360数科目前与39家机构合作,另有22家正在筹备中。

关于360数科何时回归香港上市一事,360数科方面有了正式的表态。金融虎APP获悉,日前,360数科首席财务官徐祚立在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回答分析师提问时表示,就香港上市而言,仍在处理一些技术性的问题,目前还处于A1(金融虎注:香港上市申请表格即A1表格)前期的阶段。据金融虎了解,这是360数科高管首度就其香港上市问题公开表态,也是首度确定筹备在香港上市。

徐祚立表示,香港交易所对VIE结构、加载权等方面的所有要求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些改变,在某些情况下,在这些新的要求下进行一些小的重组。我们一边说一边做,这些过程需要时间,因为其中一些需要监管的批准。他指出:“一旦我们解决了这些技术问题,我们就会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上市。”。

据了解,360金融由360集团拆分独立,最初由360集团内部孵化。2018年12月14日晚,360数科(原360金融)正式登陆纳斯达克IPO,定价为16.50美元/ADS,融资5100万美元。这是继三六零之后,周鸿祎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不过“红衣教主”并未现身敲钟现场。他当时发了一条朋友圈表示:“自己不能到现场敲钟感到很遗憾,上市是一个新的起点”。需要指出的是,360数科的重要关联方360集团已经于2018年2月28日回归A股上市。

此前,关于360数科或二次上市一事早有传闻。去年6月,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360金融可能于2020年12月在香港启动上市程序。360金融方面当时对此回应“不予置评”。去年10月,360数科旗下福州三六零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三六零网络小贷”)被列入《2020年度福建省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名单》。360数科当时向媒体回应亦为“不予置评”。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7月13日刚被任命为CFO的徐祚立已于2021年3月15日被正式任命为360数科董事会成员。同时,360数科原CFO吴疆在被调任首席战略官(CSO)后仅8个多月后,即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会和首席战略官一职。而CSO一职,系360金融当时在组织架构体系中首次设立。

针对吴疆的辞职和徐祚立的履新,360数科董事长周鸿袆在财报中表示:“谨代表董事会感谢吴疆为360数科提供的服务和贡献。我们祝愿他在今后的努力中一切顺利。同时,热烈欢迎徐先生莅临董事会。徐先生在资本市场、企业融资和企业管理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我们相信,他将继续为360数科的未来发展发挥积极作用,并为股东带来长期价值。”

金融虎注意到,今年以来,360数科股价涨幅已达176%,总市值47.74亿美元。上市两年多来,较其纳斯达克IPO首日收盘23.7亿美元的市值相比,360数科目前的市值增幅已达101%。

3月16日,360数科公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显示,第四季度总净营收为33.37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4亿元相比增长39%;净利润为12.044亿元,同比相比增长180.3%;2020年全年,总净营收为135.64亿元(约20.788亿美元),同比增长47%;净利润34.966亿元(约5.359亿美元),同比增长39.8%。

截至2020年12月31日,360数科的未偿还贷款余额为人民币920.75亿元,与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人民币725.13亿元相比增长27%。截至2020年12月31日,360数科累计注册用户人数为1.6257亿人,较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1.3501亿人同比增长20.4%。2020年全年,360数科贷款便利化总额达24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该公司预计2021财年的贷款撮合和发放量总额将在人民币3100亿元至人民币3300亿元之间,同比增长26%至34%。

财报发布后,多家投行发表对360数科评级报告,给予增持或买入评级。华兴资本认为,360数科的大量拨备减记和严格控制的销售和营销支出显示其资产质量持续改善。公司还拥有良好的风险管理能力,在助贷市场上处于领导地位,维持360数科“买入”评级并列为行业首选,给予其目标价43美元。里昂证券表示,轻资本意味着收入增长将放缓,但拨备也将同时减少,认为360数科应获得更高的估值,将其目标价从27美元上调至39美元,维持“买入”评级。

大摩报告称,360数科的资产质量持续改善,D1入逾率进一步下降至4.8%,而M1回收率提高至90%以上,均处于历史良好水平,M3+逾期率更是从第3季度的1.96%下降到第4季度的1.48%。而且公司向轻资产模式转型的速度快于预期,占2020年总余额的30%,最新月份轻资本撮合金额已达到50%左右。大摩认为,公司与滴滴等许多领先互联网平台的成功合作,以及更稳定的风险管理往绩和不断改进的算法将会提高转化率。此外,公司开拓的小微业务是一个新的增长动力。其将360数科目标价上调至41美元,给予“增持”评级。

此外,交银国际表示,在今年宏观经济复苏的情况下,公司重启多样化产品,助贷业务会在同行中保持优势。根据公司领导层的指引及强劲复苏的推动下,其将2021/22E利润同比增长率调整至31%/14%,给予“买入”评级,新目标价35.06美元。海通国际报告也指出,鉴于360数科相较于同业来说拥有更强的资金合作伙伴基础、更坚实的获客能力和更强劲的风险管理体系,大幅提升其目标股价至56美元,并重申增持评级。

附电话会议详情:

近日,360数科公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第四季度总净营收为33.375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4亿元相比增长39%;净利润为12.044亿元,同比相比增长180.3%;2020年全年,总净营收为135.64亿元(约20.788亿美元),同比增长47%;净利润34.966亿元(约5.359亿美元),同比增长39.8%。

财报发布后,360数科CEO吴海生、首席财务官徐祚立、首席风险官郑彦出席财报电话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吴海生:监管法规对业务影响很小 线下销售团队拟扩至2000人

大家好。我很高兴报告又一个令人兴奋的季度。我们以另一组破纪录的结果结束了这一年,并延续了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的增长势头。

第四季度,贷款便利化总额690亿元,同比增长29%。贷款余额921亿元,同比增长27%。总收入33.4亿元,同比增长39%。非公认会计准则净收入13.1亿元,同比增长155%。全年贷款便利化总额为2468亿元,比我们指导区间的上限(2420亿至2440亿)高出28亿元。总收入为1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7%。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为38亿元人民币增长38%。

尽管今年是由COVID-19流感大流行带来的具有挑战性的一年,我们还是取得了出色的成果。这是我们的风险管理系统的弹性和我们整体运作效率的重要证明。我们更加相信,我们将能够保持可持续和稳固的增长。同时,这一结果表明,随着我们向多元化的客户群和渠道内扩张,我们的战略是有效的。我们预计2021年经济将加速增长。

在关键运营和财务指标实现强劲增长的同时,收益质量和我们的整体业务也得到了有意义的改善。第四季度,轻资本和其他技术解决方案以及新的里程碑贡献了总贷款便利的34.1%。最近,这个比例每月达到50%以上。此外,我们收益的质量提高表明我们已经成功实现了税收驱动战略升级这一里程碑式的状态。

尽管轻资本的贡献不断增加,但我们通过与合作伙伴优化竞争对手的条件并提高了运营效率,成功地将整体采用率保持在4%左右。展望未来,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决心进一步推进这一战略,以基于技术驱动的模型来建立我们的业务。

进入2021年,在宏观层面,我们看到宏观经济和产业政策都在顺风顺水。宏观经济继续复苏,操作层面需求旺盛。特别是,我们的业务在中国春节期间的表现明显超过了正常的季节性,因为增加了全国的业务活动。

在监管方面,我们认为最近出台的法规对我们的业务影响很小,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为我们这样的顶级平台创造了良好的环境。您可能已经知道,最高人民法院的新裁决取消了对我们企业更严格的贷款利率上限。关于药品贷款和小额贷款的新指导方针对我们的业务影响很小,因为我们对这两种贷款的敞口都很小。另一方面,中国的反垄断和去杠杆可能会从行业巨头那里挤出一些市场份额,这将给我们带来溢出的市场机会。

接下来,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今年的一些计划。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和经济增长的情况下,今年我们将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增长战略。在过去,我们部署了一个由高级AI工程师组成的大团队来构建我们的在线营销系统,该系统提高了我们与在线客户互动的效率。我们也建立了一个经验丰富的线下团队。目前,与2020年第三季度相比,这一影响约占新借款人总交易量的15%。我们的目标是我们的虚拟信用卡产品增加超过62万个新商户,每月处理400万笔交易。我们的客户在麦当劳、肯德基等高频消费商家使用产品。

我们注意到,嵌入式金融模式增强了我们的竞争力,并提供了强劲的增长。我们之所以成为中国领先消费流量平台在这一领域的合作伙伴,有几个原因。首先,与其他只服务战略客户的平台相比,我们的价格范围较窄,我们一直在为更广泛的客户提供低、中、高价格选择。这使我们能够建立在广泛的产品设置下运作的能力。

其次,我们没有自己运营场景消费平台,可以与其他消费平台合作,不会产生潜在的利益冲突。第三,这些流量平台通常都有强烈的盈利需求。我们卓越的风险管理能力可以为他们带来卓越的回报。这也使我们成为理想的伴侣。我们相信未来消费交通平台对嵌入式金融服务的需求将会增加,我们非常看好该业务的增长前景和我们的竞争优势。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与18家领先的平台进行了合作,其中包括如京东、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这一模式下的月交易额最近达到10亿元人民币,新增约15万名借款人获得批准的信贷额度。与2020年10月的数字相比,这两个运营指标都显示了大约100个毛利润。

除了消费金融,中小企业贷款逐渐成为现有平台的新增长引擎。这是一个蓝海市场,市场规模估计为90万亿元人民币,近50%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为中小企业市场服务,也符合政府促进中小企业获得金融服务和便利的政策。阿里巴巴等已经在这个市场上开发了一些最佳实践,并创造了相当大的进入壁垒。

回到我们的银行,利用我们与天津金城银行(KCB)根深蒂固的合作关系,我们成为极少数能够大规模服务于基础市场的公司之一。除了出色的风险管理能力,我们在客户获取融资方面的强大能力,使我们能够在这个市场上迅速建立竞争优势。对于中小企业贷款,我们开发了三种客户获取渠道,包括通过SaaS服务合作伙伴、线下客户接触和在线流量获取。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覆盖了大约20家领先的SaaS服务提供商。对于线下渠道,我们现在有1000人左右的销售团队,计划今年扩大到2000人左右。如您所见,我们在中小企业业务中建立了一套多元化的客户获取渠道。目前,我们正在试行这些渠道,并在整个过程中监控贷款表现。试点工作完成后,我们将使用精心设计的产品和随时可用的资金迅速扩大业务规模。截至目前,共有54万借款人获得了中小企业贷款授信额度,累计贷款便利超过人民币273亿元。与2020年10月相比,中小企业贷款余额增加了约200%,达到74亿元人民币。

此外,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由于监管机构今年正在进行反垄断和去杠杆化措施,我们可能会有一些溢出的市场机会。目前,我们的团队正在开发一些新产品,以满足我们更广泛的客户群体。我们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与你分享更多的最新信息。

这就是我们2021年的增长战略。现在我要谈谈我们的长期商业模式升级。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我们向技术授权信贷平台的转型将把信贷风险作为我们企业发展的自然演变。在轻资本模式下,我们目前与39家机构合作,另有22家正在筹备中。

第四季度,该模式下的贷款便利占总贷款的34%。最近,这个比例超过了50%。我们预计,今年全年这种轻资本比率的趋势将持续下去。同时,我们的目标是保持我们的利率在4%左右,即使混合变化。我们为金融机构提供的智能营销服务产品——智能信用引擎在数量、客户和交易量方面也经历了快速增长。我们的RM SaaS产品提供智能风险管理服务,目前已与19家机构签约,支持累计交易额约167亿元。在这个服务类别中,我们的非金融服务收入超过了总收入的50%。

关于我们与天津金城银行的战略伙伴关系。我们认为,在关键业务领域有着显著的协同作用。首先,通过合作,KCB可能会帮助我们扩大资本轻模式的范围。这不仅会增加资本金的总规模,而且有助于我们与其他合作伙伴达成更好的承包商条款。

其次,我们的RM SaaS可能会为KCB与其相关的业务提供急需的风险管理能力。目前,KCB正在应用我们的RM SaaS,并且它们正在与几个主要平台合作。RM SaaS在KCB上的成功不仅将推动我们技术驱动的数量和收入的增长,而且还将成为吸引其他潜在RM SaaS客户的好榜样。

第三,KCB在中小企业贷款方面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竞争优势,可以获得某些专有数据。综上所述,我们与KCB的协同效应将在轻资本模式、RM SaaS和中小企业贷款领域带来重大价值。自合作以来,我们的贷款余额已达42.5亿元,累计贷款额已达56.5亿元。我们也在积极推进其他领域的合作。

2020年是非常不寻常的一年。在极度压力测试的那一年,我们的实力比以前更加强大。我们的合作伙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可以进行更多的交易,我们的关系也得到了扩展。我们现在的市场地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展望2021年,我们将抓住前所未有的市场机遇,然后以更好的业务规模和质量回报股东。

徐祚立:Q4平均利率下调至25.3% 获客成本约198元

由于消费者信心和经济活动保持稳定的上升趋势,第四季度和新的一年一直保持强劲的商业势头。消费者对信贷的需求强劲,资产质量进一步提高。第四季度总净收入为人民币33.4亿元,而第三季度为人民币37亿元,去年同期为人民币24亿元。

信贷驱动型服务的收入为人民币25.6亿元,而第三季度为人民币29.6亿元。随着cap-light贡献的显著增加,促进量的组合变化是导致该指数连续下降的部分原因。以及利率的下降,在8月底最高法院的裁决之后,我们将第四季度的平均利率从第三季度的25.9%下调至25.3%。不过,根据最高法院最新司法解释,由于4倍LPR利率上限已不适用于机构贷款,我们预计整个2021年利率将逐渐恢复。

信贷驱动服务的收入也受到一次性重新评估提前还款折扣的负面影响。平台服务cap light的收入为7.82亿元人民币,而第三季度为7.48亿元人民币。在第三季度,我们与合作伙伴之间的收入分享协议中设定的某些贷款、风险绩效与绩效基准的相关费用曾一度发生了1.5亿元人民币的冲销。

除了第三季度的费用逆转,苹果与苹果的对比显示,第四季度平台服务收入的环比增长约为33%。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在轻资本模型下的交易量增加,以及ICE模型下的贡献更好,平台服务的潜在购买率在第四季度也有所提高。2020年全年,平台服务收入增长了约80%%,占总交易量的上限百分比几乎翻了一番。

剔除拨备后,非公认会计准则(gaap)运营费用总额环比增长5.6%,同比基本持平。连续增长主要是由于促进量和销售/营销费用的增加。平均客户成本——在经过验证的信用额度下,第四季度每用户获取成本约为198元人民币,而第三季度为172元人民币。随着微观经济的复苏,对网络流量的需求显著增加,第四季度是网络流量的季节性高需求期,尤其是在11/11等激烈的网络购物活动前后。全年平均客户获取成本约为175元人民币。我们将继续使用生命周期投资回报率作为一个关键指标,以确定我们的客户获取过程的速度和范围。这种方法使我们能够产生满意的回报,并减轻重大潜在风险。

第四季度非公认会计准则净收入为13.1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为12.9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5.16亿元人民币。我们再次创造了季度盈利能力的新纪录,这得益于更高的便利化交易量、资产质量的显著改善以及随后的信贷风险准备金的转回。全年非公认会计准则净收入为38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增长38%。我们对这一成就感到非常自豪,特别是考虑到2020年初充满挑战的市场状况。这进一步证明了我们业务模式的弹性、风险管理的有效性和执行的一致性。

请注意,随着我们向更多技术驱动的商业模式转型,我们的财务模式结构也将逐渐改变。随着轻资本和其他技术解决方案的贡献不断增加,鉴于轻资本和重资本的收入预订方法不同,总收入增长可能不会像我们的便利量增长那么快。然而,营收质量将会提高,营业利润率将会逐步扩大。因此,整体盈利能力的增长应该或多或少与便利量的增长保持同步。

随着第四季度强劲的经营业绩和轻资本化模型的贡献增加,我们的杠杆率(定义为风险承担贷款余额除以股东权益)进一步下降至6.6%——从第三季度的7.4倍和2020年初的9.5倍降至6.6倍。我们预计,我们的业务将继续去杠杆化,这是由加速转向低成本模式和稳健的经营业绩所推动的。

与此同时,我们的拨备覆盖率在第四季度达到了470%,而第三季度为436%,2020年初为401%。这是我们公司历史上最高的拨备覆盖率,反映了资产质量的显著改善和我们在估计拨备时的谨慎做法。

在第四季度,我们继续产生强劲的现金流,约为14亿元人民币。在本季度,我们部署了约17亿元人民币现金,用于小额贷款业务和额外的资产证券化前贷款。因此,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从第三季度的78亿元人民币小幅下降至第四季度的77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非限制性现金约为44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为48亿元人民币。

如您所知,我们的现金中有很大一部分被分配给了保证金,我们的机构合作伙伴和不同实体的剩余资本用于支持我们的日常运营。在我们继续通过运营产生强劲现金流的同时,我们还将积极部署现金以扩展业务,投资于关键技术并满足潜在的监管要求。我们认为,充足的现金状况不仅使我们能够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竞争,而且还能使我们在市场复苏中抓住潜在的增长机会。

最后,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2021年的前景。虽然我们打算保持审慎决策和商业规划的传统,但我们对2021年迄今持续强劲的商业势头感到鼓舞,因为微观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增长,同时一些监管的清晰性出现了。因此,我们预计2021年的贷款便利化总额将在3100亿至3300亿元人民币之间,同比增长26%至34%。与以往一样,这一预测反映了公司当前和初步的看法,这种看法可能会发生变化。

利率上限导致利率降低 获客成本比同行低约40%

华兴资本分析师Jacky Zuo:恭喜你们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我有三个问题要问。第一是关于我们的贷款指导。你给了一个很强的全年指导。我只是想试着理解指导背后的基本原理。我们是否期望在销售和营销方面有更大的预算?中小企业贷款贡献了多少?到目前为止第一季度的运行率是多少?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客户获取渠道。我试着在渠道上了解,与领先的互联网平台合作,以及线下销售和传统的线上流量渠道会有多少收益?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我们的接受率。我敢肯定,在资本密集型的模式下,我们的利率在第四季度有点低。所以我认为影响可能来自较低的年利率和提前还款的影响。我只是想了解下调利率的基本原理,以及今年,2021年的前景如何?

吴海生:谢谢你的问题,好问题。我来处理前两个。我会让我们的首席财务官回答你的第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作为贷款引导的基本逻辑,我们正在构建这一指导,考虑到近几年来我们已经成功实现了体面增长,并考虑到宏观环境和行业政策对整个行业发展的顺风。这就是我们制定这项24%至36%的贷款发放指南的方式。

首先,对于我们现有的客户收购渠道,即在线流量渠道,今年我们将在规模上大幅增长,同时保持稳定的客户收购成本。如果你在整个市场上进行基准测试,正如我们的一些同行披露的CPS成本,我们在这方面有着非常强大的竞争优势。

第二点,正如我在讲话中提到的,今年我们将加大对嵌入式金融客户获取渠道的投入。由于我们去年的投入,今年这个渠道将会快速增长。我们期望这个渠道的新客户今年能贡献30%。

今年我们增长战略的第三个驱动力是中小企业贷款。增长有两部分。第一,从我们现有的客户群中转移出高质量的个人消费者。第二部分是新收购的中小企业创业者。总之,这两部分加起来将占今年贷款总额的10%左右。

第四个增长驱动力来自RM SaaS服务产品。正如我们在讲话中提到的,我们正在扩大与KCB的合作,并将这种智能风险管理服务向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拓展。

关于客户——我们多元化的客户获取渠道,第一是网络流量客户获取。第二是嵌入式金融技术——嵌入式金融客户获取,我们预计今年这一领域的贡献将达到30%。第三个是线下团队。目前,这个线下团队贡献了15%的新客户获取。除此之外,中小企业消费将是一个额外的渠道。

徐祚立:我只想在前面有关客户获取成本的问题上做一些补充。我们的一些同行披露了他们的CPS成本,我们用同样的逻辑和方法来计算它。我们比这个数字低了大约40%。这只是用户获取成本的一个小问题。

就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而言,是的,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特别是在技术含量较高的方面,基本上受到了三个(或可能两个)主要项目的影响。正如我在准备好的评论中提到的,实际上是利率上限导致利率降低,我们将利率从第三季度的25.9%降至25.3%。因此,这会严重损害上限交易的采用率。

另一个更像一次性项目。如果您还记得,2019年11月左右,监管机构发布了一项规定或要求,基本上允许客户提前还款,而不需要任何有意义的罚款。因此,我们开始与业内其他公司一起改变我们的做法,以采用这种做法。但是当时,当我们进入2020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我们不知道提前还款会带来多少影响。所以从财务规划或会计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做出最好的估计。

当时的预估是,提前还款贴现率,大概是12%我们需要等待这批特定客户的整个长周期完成,以充分了解折扣的真正影响。一旦我们进入第四季度,请记住,我们的平均长期是9个月左右。所以一到第四季度,我们就看到了所有客户的整体表现。那时,我们意识到实际的提前还款率或贴现率高于我们在前几个季度的估计。所以从会计的角度来看,我们基本上需要,几乎是需要一个费用来反映实际的偿还贴现率。该费用在第四季度约为1.7亿-1.8亿元。所以这是一个,我想说,这是对顶部这一行的一次性冲击。

第三个对顶线的总体影响是混合组合变化。这意味着轻资本的贡献增加,重资本的贡献减少。我们做了一个粗略的计算,在帽重模式下,每增加10美元的收益,我们大概可以从中获利3美元。但如果我们想在底线上赚同样的3美元,我们只需要6美元的cap light促进。所以如果你快速计算一下,假设2021年的利润增长是30%,那么我们只需要10%的收入增长就可以达到这个目标。这只是因为混合的变化将持续整个今年,实际上相当快。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准备的发言中,我要求所有分析师和投资者改变您的财务模式,逐步转向一种更具资本轻驱动的模式,收入增长相对较慢,贷款量增长相对较慢,但提高利润率,从而推动可比收益增长相对数量增长。

利率打算执行长期下降策略 我们不是反垄断目标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Richard Xu:基本上,有两个问题。基本上,随着利率环境的明朗化,我只想知道利率——利率会反弹多少?考虑到还有一些窗口指导之类的东西,利率的适当水平是多少?其次,关于贷款量的增长,会有什么长远的思考?我想,监管部门也在关注消费信贷增长的速度。从长远来看,更可持续的正确步伐是什么?

吴海生:我会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是的,根据最高法院在2020年年底作出的新裁定,我们确实看到了利率的一些反弹(在我们的产品水平上有所回升)。但是,正如您提到的那样,考虑到整个监管环境以及作为一家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我们将打算执行长期下降趋势价格。

是的,这一点可以从我们的几项新商业计划中体现出来。例如,我们正在探索覆盖更多优质客户的产品,以及——我们正在开发中小企业贷款业务。这两款新产品的利率都比我们运营的现有产品低。我们将在经营业务时进行全面考虑。价格只是一个方面。实际上,我们更加关注客户的正确时间价值。

考虑到地理范围的多样化和中国各地监管机构的不同态度,我们作为一个贷款便利平台,目的是促进借款人和金融机构之间的需求和需要。有一些金融机构,他们有更高的价格要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价格范围更广。

考虑到中国各地地域的差异和地方监管机构的不同态度,我们作为贷款便利平台,目的是促进借款人与金融机构之间的需求。有一些金融机构,他们有更高的定价兰特的需求。因此,我们都涵盖了价格范围更广的产品。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与已经拥有1万亿元人民币贷款余额的行业巨头相比,我们仍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因此,在反垄断监管方面,我们并不是目标。正如我们在讲话中提到的,中小企业贷款是我们今年重要的业务增长点。这与政府为中小企业提供可接受性和金融服务的推广政策非常一致。

可能会考虑回购更多牌照  香港上市还处于A1前期阶段

海通分析师Steven Chan:我的问题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公司的现金头寸可能会大幅增加,尤其是现在我们正朝着轻资本的方向发展。我认为,对限制性现金的需求可能仍会减少。如果是这样的话,随着现金余额的增加,我们未来几年的计划是什么?我们是否会考虑像我们的同行那样,将一部分现金作为红利发放?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您目前返回香港融资的计划是什么?

吴海生:我会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关于现金的使用,这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因为我们仍在积极地发展业务,我们将在新的业务领域进行投资。例如,产品开发和新客户获取。从长期来看,我们预计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将有一个平衡的组合。将有——组合将是多数贷款账面来自资本轻化模式,将有一部分过渡贷款便利化模式。此外,还将有一部分用于客户自己的平衡贷款,自筹资金。

增加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业务有几个原因。第一,它的回报率非常高,约为40%。现金的第三个重要用途是一些重要的股权投资。例如,我们的子公司是一家发展迅速、前景看好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其次,我们正在积极考虑一些目标——具有巨大协同效应的投资目标。现金使用的第三个方面是许可证。我们的小额贷款牌照或担保牌照可能存在拒绝资本金的情况,并且我们可能会考虑回购更多的牌照。

徐祚立:基本上已经涵盖了今年的现金使用情况。支持我们的业务发展,取得相应的许可证,在一定的许可证下取得足够的注册资本。还有一些潜在的并购,尽管大多数看起来规模相对较小。当然,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我们也在关注运营情况,因为我们预计运营在今年全年将继续产生非常强劲的现金流。在某个时候,当我们考虑现金状况时,当我们满足所有这些需求时,如果我们还有“自由现金”可用,我们不排除任何其他形式的回报股东的行为。但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就像我们一直说的,是专注于扩大我们的业务,为这个市场做好准备。

就香港上市而言,我们仍在处理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正如你所知,香港交易所对VIE结构、加载权等方面的所有要求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我们需要做一些改变,在某些情况下,在这些新的要求下进行一些小的重组。我们一边说一边做,这些过程需要时间,因为其中一些需要监管的批准。一旦我们解决了这些技术问题,我们就会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上市。现在,它还处于,他们称之为A1前期的阶段。

D1拖欠率水平历史最好 第四季度30天类的催收率超90%

CLSA分析师Ethan Wang:我的问题是关于90天违约率的。如果管理层能帮助我们将其分解为轻资本和重资本模式,从而观察到这一趋势,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一趋势。

郑彦:我们上季度第一季度拖欠率为5.2%,我认为这一季度有所改善,对于轻资本模式,轻资本模式的风险表现高于风险承担模式。

徐祚立:基本上,我们的D1拖欠率目前约为4.8%,这显然是我们公司历史上最好的水平。而第四季度30天类的催收率,我们在90%以上。现在,我们将继续从这个水平稍微提高。轻资本和重资本的区别,从定义上说,轻资产模式,我们试图将相对较低的质量资产卸下。所以,轻限额的拖欠率比重限额的稍差,但差别不大。

吴海生:我只是想为我们的资产质量增加一些补充。市场上,所有的投资者都会关注风险管理指标,例如,他们想要拖欠或拖欠的——或者M1拖欠率。然而,我想指出,也许您最好看看业务的整体情况以及资产质量操作指标。考虑到我们从客户收购渠道获得了多少客户,然后考虑到多少客户获得了信贷额度的批准,然后再考虑资产质量指标。

总之,我们获得的客户更多,而且我们的审批率较高,然后我们仍然保持着非常稳定的优越风险管理绩效,因为他们获得的客户较少,而且审批率较低。在逻辑上,自然,它们具有更好的风险管理性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